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青年山水画家唐伟

  砚 边 铸 画 魂

 

——记青年山水画家唐伟

 

  文/本刊记者 赵汗青  摄影/刘欣华

 

  记得齐白石先生赞石涛有诗云:“绝后空前释阿长,一生得力隐清湘,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这里借用后两句来品评皖籍旅京青年山水画家唐伟的绘画成就,怕是比较贴切的吧。

  在著名书画经济人刘士勇先生的介绍下,记者得以认识了唐伟先生,观乎画似其人,那无拘的画风中透露一种淡静、厚朴,笃真。酣畅的笔墨散发着温温的恬和文人卷气。宏大的气、韵、势,一下子拉你进入到那山川林莽之中去了。

  鲁迅先生曾说过,“太伟大的变动,我们是无力表现的,不过这也无须悲观,我们即使不能表现它的全盘,我们可以表现它的一角,巨大的建筑总是一木一石垒起来的。我们何不做这一木一石呢?”是啊,作为一个从事山水画创作的画家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纵观唐伟先生的绘画史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再伟大、聪明的人,他的背后一定有两个字在支撑着他——那就是“勤奋”。

  安徽阜阳,历史文化悠久,源远流长,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并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古代文化。阜阳位于中原文化区的边缘,在中原文化对周围地区辐射过程中,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春秋战国时期,这里长期属于楚国,楚文化成了当时主流文化。先秦时代百家争鸣,杂说横流,阜阳大地上生成了诸多文化现象,并孕育了达则兼济天下的政治主张和穷则独善其身的处世态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丰富和发展了中华文化。阜阳重要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历史上的兵家必争之地。翻开历史的画卷不难看出,古代的阜阳战事连连,硝烟不断,战争的洗礼,使阜阳留下了戎马文化的烙印。一部阜阳名人史那几乎就是一部灿烂的戎马文化史。阜阳文化既有热情、奔放、浪漫、飘逸的一面,又有冷峻、深沉、朴实、厚重的一面。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阜阳文化将更加茁壮成长,成为中华文化园林中一朵璀璨的奇葩。就在这块传统文化气息浓厚的土地上,孕育了唐伟这位年仅28岁的文化名人。

  从小深受感染的唐伟凭着对绘画艺术的挚爱和追求,从芥子园画谱入手,考入阜阳师范美术系后,在阜阳著名画家李广林先生的指导下,遍临历代名家作品,后又考入西安美院深造。近年来,又得到著名山水画名家张北云先生的指教,从而打下了坚实的笔墨功底。为了解中国山水的特色,他花了长时间遍历祖国名山大川,以造化为师,以山川为象,搜尽奇峰打草稿,赏景写生,汲取营养。祁连山、太行山之行,是他一生之重大转折。从他现在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其用笔用墨大胆,颇似刘海栗大师风范,但又有自己独立的风格,在浓抹重彩中溶入自己的思想,画风令观者震撼。张北云先生在观看其作品后题曰:“博学诸家之长,又别具自己清隽一格”,并以自己的亲身体会教诲之,“要跳出前人稿本的樊笼,放手画自己的东西,画自己从大自然中悟出来的感受。”是啊!唐伟先生尊师言,在默默地做着老师所教诲的一切。

  作为职业山水画家,画中山水是画家本人人格的对比,是画家本人心目中审美理想在山水画的集中表现。无怪乎石涛曾说:“夫画者从二心者也”。如果说美学上的崇高与秀丽,属壮美一类的。山水画的“实境”与“虚境”相对立时无疑更属于描绘“实境”。那重峦叠嶂,奇峰怪石辅以湿墨,烘托出的苍润、青翠、雄伟、含蓄,笔笔都来源于生活,来源于那一木一石。

  肩披万里风云,笔端清泉壑响,移情入景画中,不让一日空唱,生活中的唐伟先生还很年轻,每日笔耕不缀,孜孜不倦。他之所以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向传统学习,从根本上做起,深知书画之道如做人、治学一样,实无捷径必得之术。唯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善于平居自养方得真缔。

  佛语大乘金刚经论有句曰“不悟无生真空实性,常随心境意识流动”。愿唐伟先生心境所涵山川海谷,竞流千帆,永葆艺术青春。

  “奇境生资烟云翻,连绵盘旋山峦间;砚边梨花雨常湿,休让椽笔一日闲。

  用这首七绝作为给唐伟先生的一个小结,可能会更合适一些吧。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