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书法家赵衍斗

“草”似东流黄河水 “楷”如东岳泰山松

 

 ——欣赏赵衍斗的书画艺术

 

  文/本报记者 赵汗青 摄影/刘欣华

 

赵衍斗,号东岳居士,山东泰安人,供职于中煤三建集团。自幼悬腕挥墨,描红习贴,临池不辍,四十年磨一剑,对书法艺术各体皆精,尤善魏碑与草书。其魏碑书法,以隶势入魏,落笔斩截,方中见圆,凝重中见灵动之势,可谓人书俱精,已入化境。草书自然飘逸,流畅洒脱,刚柔相济,俊迈灵秀。其所画竹,溶石涛、吴昌硕、蒲华等大师风范,独具匠心画出了自己的思想和风格。现为美国麓鹿出版社中国书画院副院长。

斗幼时便开始学习书法,先从欧阳询入手,后转研魏碑几十年,写出了北碑之神韵。有位书画评论家曾介绍赵衍斗的书法艺术:“他的书法以魏碑见长,兼擅隶、篆及行草,其书苍古沉雄,质朴险峻,笔力蕴蓄,得众人喜爱。”“其临习魏碑,不临则已,一临就是数百通,深入领会,既得其体,复得其神,体而范之,神而化之。点划之中劲遒逸秀,令人挹之不尽。”

  书法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中国书法,有着无与伦比的世界性。传统的书法艺术,博大浩瀚,让所有痴迷于墨海中的人孜孜以求。衍斗作为颇有成就的书法家,深谙此道。

  衍斗在长期的书法探索中总结出这样两条:一是被历代文化人认同的经典书法作品;二是这些作品所产生的历代经典书家所持有的书法审美理念,以其书法审美理念所有产生的中华传统文化思想精髓,最值得书法家学习借鉴。

  正是基于这样的思想,在书法艺术生涯中,他像逆时间而上的鱼群,在时代变迁的波浪中,不断回转传统的源头。他怀着对传统的敬畏,小心翼翼地抚摸传统、打开传统、感悟传统,继而丰实传统,努力使传统之水奔流在民族文化的主渠道中,他始终把发掘传统中的闪光的东西,作为其创作传统的起点,多年来,这已经成为其矢志不渝的艺术理念,君不见,王羲之的书法从篆、隶、草而来,才有了《兰亭序》悠然中的厚重与沉稳。衍斗近几年来骄人的创作成就,更是“走进传统,融会贯通,求新创新”的真实体验。

  衍斗前期和中期书法特色,可以概括为“出神”。从风格看,点划苍劲、结构工正,笔墨间透露的满是北魏龙门二十品的神采和意境。先期多见龙门二十品《始平公造像记》的方笔斩截,笔画折处重顿方勒,结体扁方紧密,点划厚重饱满。中期用笔结体上更多地揉合了孙秋生造像、始平公造像、杨大眼造像、魏灵藏造像即《龙门四品》的风格。用笔方峻,点划顾盼,游刃随心,结体中敛而外张,少了些俊秀饱满,多了些苍拙大气。近期则可以“入化”两字概括。在“龙门”基础上,加入了“二爨”(《爨宝子碑》,《爨龙颜碑》)笔意,用笔虽仍以方笔为主,但“爨宝子”那端重古朴,拙中有巧,稍带隶意、有飞动之势的风格在其作品中常现。所以其晚期作品,真正达到出龙门之神,化个性之采。

  衍斗的草书自然飘逸,流畅洒脱,刚柔相济,俊迈灵秀。书法当随时代,书法贵在创新。赵衍斗就是把它做为一生目标苦苦追求。书法艺术不能视为只是文字的简单组合,应以书法家用一种感情表达一种情怀和意境为目的。衍斗认为:“一个书法家不应满足于传统上‘脱化’生新,而应在获得‘脱化’的基础上,使之创作生新。”即书法家要进入所要书的诗词文章意境中去,求得激发自己,并把这种被激发的感情和鲜明的个性运用到平时练就的笔墨技巧中去,抒发一种情怀的生新。这种新不但有生命力,而且还易于产生时代感。

  “书画同源”。衍斗擅书、擅画,还擅印。衍斗画竹,溶石涛、吴昌硕、蒲华等大师风范,独具匠心画出了自己的思想和风格。得“富潇洒之姿,逼檀栾之秀,疑风可动,不笋而成”的绰约风姿。衍斗在治印方面,多从印章用料、刀法技巧、篆字书法诸方面刻意追求,创作出了许多贴近生活的作品。他的篆刻得力于他的书法,在方圆、曲直、肥瘦、刚柔变化上匠心独具,以质朴、厚重、参差错落和韵味十足见长。

  走进衍斗的书画室,扑入眉宇的作品让人胸怀激荡。看他的作品大气雄浑,有的如大海波涛,汹涌澎湃; 有的若静谧平湖,微风涟漪。在他的作品中,可以明显地看出两种新意的有机结合。有行家对他的作品给出了“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的赞许。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