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文化天下

曹大根——华野指挥部驻草庙圩子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5/28     浏览次数:    

华野指挥部驻草庙圩子


——纪念淮海战役胜利70周年


曹大根


淮海战役,又称“徐蚌会战”,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战役于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这是国共两党生死大决战。

徐州剿匪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30万徐州守军,于1948年11月30日放弃徐州向西南沿永城、涡阳撤退,12月4日被华野包围在永城东北陈官庄地区在围歼杜聿明部过程中,粟裕率领的华野指挥部曾进驻过淮北市烈山区古饶镇的草庙村,因种种原因,人们淡忘了这里曾是中国革命史上一处重要节点,与临涣文昌宫,小李和蔡洼红色基地,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尽管草庙村的华野指挥部住的房屋毁坏严重,但遗址还在,还保留着两房子。劫后余生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在查阅相关历史资料、当事人写的日记基础上,为了全面了解粟裕华野指挥部进驻草庙村这段尘封了的历史,2018年8月2日上午,我们来到草庙村进行调查。草庙村找了6位80岁左右的老人,秦大庄来了两位80岁左右的老人进行了座谈。华野指挥部住的是张姓地主大院,张姓地主的两个儿子,一位80多岁的张胜清在淮北市里一位已近80岁的张忠远在合肥市农大。我们分别进行了采访、录音和录像,获得了第一手资料。

、华野指挥部进驻草庙圩子的背景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粟裕指挥的华野在碾庄地区消灭了黄百韬第7兵团,取得碾庄战役的胜利。第二阶段,中原野战军把黄维第12兵团包围在双堆集1948年11月14日,刘、陈、邓电呈军委:如敌出永城或宿县,我以集中中野6个纵队及华野2个纵队歼击黄维为上策11月21日,中央军委和华野首长均表示同意刘、陈、邓关于集中打黄维、李延年的提议。11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下令徐州驻军第2、第13、第16三个兵团放弃徐州向西南撤退,11月30日由徐州剿匪副总司令杜聿明指挥30万徐州守军,开始向西南逃窜。华野将士奋起追击、拦截。最终12月4日把敌人包围在永城东北陈官庄地区。

为便于指挥追击逃敌,12月2日,华野指挥部从宿县时村以西大张家进至今烈山区古饶镇草庙(时称草庙圩子、草庙孜)。粟裕率领的华野指挥部在草庙住了三天三夜,在昏暗的灯光下,粟裕苦思冥想,运筹帷幄,发出了一道道重要电文,对最终取得淮海战役的胜利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粟裕在草庙圩子的三天三夜

1948年12月2日,淮海战役总前委委员、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代政委粟裕,率领华野指挥部从宿县时村以西大张家,进至草庙圩子。时任华野指挥部作战股副股长的秦叔瑾在日记中记载:“2日野指进至宿县西北之草庙圩子指挥。12月2日,野指进至宿县西北之草庙圩子指挥。12月5日,为便于指挥,野指进至濉溪口以北之襄王城子指挥。”⑴

时任华野指挥部作战科参谋袁仲仁也在日记中写道:“123日,昨晚,我们也为其吸去50里,大张庄西北草庙圩子(古饶镇草庙村)。”“6日,我们为便于指挥,于5日北移60里之襄王城子(今淮北市政府所在地)。夜深人闹,部队全到了宿营地,我才返回驻地汇报。

华野指挥部进草庙圩子的一些情况,我们采访了几个亲眼所见的老人。张胜清,张姓地主儿子,现年89岁,住淮北市黎园东村社区,以前当过小学老师,以后就辞职不干了。据他说,草庙村在解放前有10个地主,就是张姓地主的后代,张姓在宿城很有钱,号称张半城我们张家在草庙有五座大院,都是砖瓦房,很气派。淮海战役的时候,先是在合肥上学读书,宿县解放后,我从合肥回到了草庙村。粟裕率领华野指挥部来草庙,我亲眼所见。有一天晚上,村子里狗的叫声特别多,有汽车的声音,有很多人说话的声音。我跑出去看过,有很多汽车,有大卡车,小卡车,吉普车等。士兵有的拿枪在站岗,有的在卸东西。回到家后,院子里有许多人,有带枪的军人,有不带枪的军人,他们都在忙着摆放东西,看了一会,我便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院子里有很多电线,有架在树上的,有放在地上的,屋里屋外都有持枪站岗放哨的士兵,五步一岗,特别严厉,站岗的叫我不要在院子里乱走动。我出去看到汽车都用草盖着的,街上几乎没有村民走动。我当时感觉,可能有大官来了。时间不长,大概三天时间。有天早上醒来,发现大院里空无一人,电线又不见了,屋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我问他:“你见过粟裕将军吗?”他说:“当时要求很严,是不能接近他们的,即使见到了粟裕,也不知道哪个是的。粟裕走后,看到国民党飞机来过,也撒过传单。不久,草庙来了很多伤员,我们家大院又成了后方医院。

张忠远,张姓地主儿子,现年82岁,草庙村人,退休前是安徽农业大学副教授,现住合肥他说:解放战争时期我在宿城第三中心小学读书。1948年11月15日晚上,解放军攻打宿县城,次日凌晨解放。为了躲飞机,我随家人回到自己的家草庙村大约住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突然一天夜晚,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大娘,奶奶和我还没有睡,听到村外有好多辆汽车的声音,分不清是汽车还是吉普车,同时伴有一些狗的叫声,不久就静了下来。大约一顿饭的工夫,有人在我家大院内大声说话,要我们不要出屋,也不要随便走动。次日早上起来,看到院内有很多人走进走出,有武装整齐的战士,有只穿军装的人,到处拉有电饯,有通往门外的,有通往西院的我父亲住的屋,有的电线在地上,有的架在空中一、两人高的地方。我家有三进院子,每道院子的门口都有两个战士站岗,武装整齐,胸前挎着卡宾枪。听住在我家前院的曹启江叔叔说,村外看不到任何汽车,好像全用高梁杆盖了起来,路面上,场子上非常干净,村内也很干净。在院子里听不到有发电机的声音,只能听到房内有人在讲话,偶尔声音会很大,但不知讲些什么?由于当时我年龄小,才13岁,对当时住进来的是谁?有多少人?在干什么?都不清楚。后来才听说是粟裕将军和他的司令部,在指挥着淮海战役的战斗。粟裕将军和他的司令部,在我的记忆中仅仅住了两、三天的时间,也是一天的夜晚非常安静地走了,我连汽车的声音也没听到,我猜他们是深更半夜走的,我睡之前他们还在。次日早上,我才发现房间空无一人,房间,院落都打扫的干干净净。

黄春雨,现年78岁,草庙村人,家庭是贫农,退休前为淮北市邮电局教育科科长,高级工程师,现住淮北市。据黄春雨先生说,粟裕率领华野指挥部进驻草庙圩子的事,当时不知道,以后知道的这件事他说:有一天晚上,听到汽车的声音,有狗叫的声音。我们小孩都很好奇,因没见过汽车,便跑去看热闹。我们一帮小孩到的时候,有士兵站岗,不撵我们小孩。我们看到的有十轮大卡车,四轮卡车等。第二天早上再去看时,汽车都用草盖上了,村里街上有士兵挎枪站岗的,五步一岗,架的到处是电线,有的在空中的,也有在地上的。这是我从来没看到过村里有那么多的士兵。解放军战士要我们不要乱跑,我们便回家了。因我家与张姓地主大院只隔一条巷子,很近。我看到院子里到处是军人,有持枪站岗的,有拿着东西走进走出的,看上去很忙。

当我问他这批人住了多长时间?他说印象中时间不长,大概三天左右。有一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他们不在了,街道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不知道上哪里去了。我们还是小孩,也不懂事。以后才知道,是粟裕的指挥部来到了草庙圩子。粟裕可能是个大官,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站岗的土兵呢?可惜,那么多的人,也不知道谁是粟裕。老人不无遗憾的说。粟裕走后,国民党飞机来过,撒过传单等,具体内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因没上过学,不识字,时间不长,草庙成了后方医院,地主大院成了医院,有手术室。手术室三个大字据说是陈毅写的,非常漂亮。刘伯承、陈毅和邓小平曾来到草庙,看望受伤的伤病员。草庙圩子很多人都见过刘伯承、陈毅和邓小平。

我请黄春雨老人谈谈地主大院的情况,老人说:“那可大了,我经常和伙伴一起到大院玩,不熟悉会迷向,和四川刘文彩大院差不多大。地主对我们和善,有时给我们东西吃,玩的很开心。”

三、华野指挥部驻草庙圩子主要成员

由于带兵打仗,华野司令部领导成员并不都是在一起。野副政委谭震林和参谋长陈士榘在前饯指挥作战,不在草庙。为更好地贯彻落实中央军委、总前委和华野前委的指示,及时协调作战部队和后勤支前部门的关系,刘瑞龙经常带领秘书和少数参谋、助理随华野指挥部行动,发现问题就地解决。

据秦叔瑾回忆及相关资料记载,跟随粟裕率领的华野指挥部进驻草庙的领导有:政治部主任唐亮,副参谋长张震,政治部副主任钟期光,后勤部部长刘瑞龙。华野指挥部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机构,不可能所有人都住在草庙,我们采访一位随华野指挥部行动的老兵,他说当年他所在的情报部门就不是住在草庙村

四、华野指挥部进驻草庙圩子重大活动

(一)发出的重要电文

粟裕华野指挥部在草庙圩子了三天三夜,发出了一些重要电文,下面是《粟裕年谱》的相关记载:

12月2日亥时,粟裕与陈士榘、张震联名发出致华野各兵团各纵队首长并报中共中央军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华东局电,指令第十二纵队“务必沿徐州敌向西的退路跟踪猛追,并防敌在无法西窜时再向徐州回窜”,第一、第四纵队“集全力由敌左侧后以勇猛动作,不怕伤亡,挺人敌纵深向敌截击,务将敌行军队形截成数段,而各个歼灭之”;第三、第八、第九纵“应尽最大努力以强行军速度绕到敌人先头,以截住敌人向西逃窜,并于截住敌人后即迅速设法分割敌人”。

同日,蒋介石令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向西进攻,救援黄维兵团。

12月3日午时,粟裕与陈士榘、张震发出致华野各兵团各纵队首长并报中共中央军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电:“判断敌似采取集团滚进、稳进突窜方针,既已被我滞阻于萧(县)、永(城)以北,砀(山)、永(城)以东地区,则有被迫现地固守寻机突窜可能”①①。“我决即乘敌立足未稳阵脚混乱之际,坚决截堵其向西南突窜道路,压迫其向北、向西北,并先集中主力楔入其纵深,割歼其后尾一部,尔后再分批逐次各个歼灭之”。为此规定各部第一步作战任务。

同日申时,粟裕与陈士榘、张震联名发出两电:一电致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并中共中央军委,报告: “因情况变化急迫,我决全力对付杜聿明所率之邱、李、孙兵团”, “对蚌埠北犯之敌无力兼顾”, “建议除王秉璋纵队遵令归还钧部建制外,另以六、七、十三等三个纵队及特纵大部均直接归钧部直接指挥,参加对黄维之攻击及阻击李、刘之北援”。另电致华东局并报中共中央军委,报告:“此一战斗规模甚大,除对蚌埠警戒之六纵及归中野指挥之三个纵队外,我所有兵力全部展开,我们将尽力完成军委所予歼灭邱李孙之任务”。为适应作战要求,请求华东军区急送炮弹、补充新兵。12月4日,中共中央军委、华东局先后复电,对弹药等物资供应运输作出决定。

同日戌时,粟裕与陈士榘、张震联名复谭震林,、王建安并报中共中央军委电,指出“邱李孙兵团主力尚未西窜”,指令第十、第十二纵队仍照今日午时电部署进击,第十一纵队向亳州东南前进,第一、第四、第十二纵队迅猛向西攻击。

同日亥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致中共中央军委并邓子恢、李达电,报告围歼黄维兵团战况: “敌总计损失约三万左右”,“尚能作突围者不过六个团”。“因此,我们决定立即使用华野七纵、十三纵(预备队)加入进攻。其战法仍采用碾庄经验,即有重点的多面攻击。因敌紧缩顽抗,尚须时日才能全歼该敌”。中共中央军委于12月4日16时复电指出:“打黄百韬和打黄维两次经验均证明:对于战斗力顽强之敌,依靠急袭手段是不能歼灭的,必须采取割裂、侦察、近迫作业、集中兵力火力和步炮协同诸项手段,才能歼灭”。

同日,蒋介石派空军空投给杜聿明的手令:“着令各兵团停止向永城前进,转向睢溪口进攻,协同由蚌埠北进之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南北夹攻,以解黄维兵团之围”。派李以勖携亲笔信到蚌埠,指令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北进救援黄维兵团,并派其次子蒋纬国率战车第二团加入南线作战。杜聿明令邱清泉兵团向睢溪口方向攻击,李弥、孙元良两兵团担任侧后掩护。

12月4日3时,中共中央军委致粟裕、陈士榘、张震、谭震林、王建安、李迎希并告韦国清、吉洛电: “此次对邱李孙作战,我各纵应大胆插入敌各军之间,分离各军,以利歼击。这就是东北打廖兵团的办法。务必不要使敌集结成一个大集团,旷日持久,难于歼灭”。

同日拂晓,华野各部将杜聿明集团包围在永城东北之陈官庄、青龙集、李石林地区,并在追击中歼敌近两万人。

同日12时,粟裕签发华野司令部致各纵队电令:“宜力求于敌运动混乱中割歼敌人”。

同日22时,中共中央军委电示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陈士榘、张震:李延年兵团七个师北犯,“望令六纵加强阻击,务必不使该敌北进过远,妨碍我解决黄维”。华野第六纵队奉命顽强阻击越过淝河北犯的李延年兵团。

同日24时,中共中央军委电示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陈士榘、张震:调查蒋介石船运两个军到浦口是否属实。

12月5日,率领华野前指进至睢溪口以北之襄王城(今相城)。

(二)粟裕在小李家

粟裕曾经来过小李家,很多人都不知道,苗冰舒在《淮海战场上的总前委》一文披露了这件事:“我军南围黄维兵团,北拒邱清泉兵团,黄伯韬求援无望,他举起手枪击中了自己的太阳穴。总前委又用调虎离山之计,迫使杜聿明放弃徐州,企图在涡(阳)阜(阳)地区依托淮河拊我侧背,以解黄维兵团之围。杜聿明军到了永城东北,粟裕副司令员、谭震林副政委挥军把他们层层包围起来。淮海战场的态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为研究敌情动向,决定新的对策,粟副司令员来到了小李家。”苗冰舒,抗战末期和解放战争期间历任晋冀鲁豫军区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编辑、干事等职,第二野战军成立后任总部特派员负责首长保卫工作,后相继任第二野战军前委指挥部保卫股长、科长等职。苗冰舒亲身经历的,他的记述应该是真实的。粟裕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来到小李家的?从苗冰舒文章来看,应该是在草庙的时候。这里距小李家最近。我推测是12月4

淮海战役进入第二阶段,中野已把黄维兵团包围在以双堆集为中心的狭小地方。毕竟黄维兵团是国军五大主力之一,实力不容小觑,以中野的实力要吃掉这块硬骨头很难,必须要有华野的支援。粟裕此时到小李家,就是与刘、陈、邓首长商量援助一事。12月5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下达《对黄维兵团总攻命令》,华野先后以第7、第13、第3和鲁中南纵队以及特纵炮兵主力,参加歼灭黄维兵团的作战。华野第13纵已于12月3日直接参加对黄维的作战。12月15日在中野和华野联合打击下,黄维兵团被消灭,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歼灭国民党军1个兵团部(不含孙元良兵团)、4个军部、11个整师和1个快速纵队,共10万余人。

五、华野指挥部为何选在草庙圩子

华野指挥部选在草庙圩子的原因,概括起来有这么四点:

1、交通便利

草庙圩子距濉河近,濉河大堤就是一条南北大路,草庙圩子旁边还有一条官道。华东野战军指挥部有很多车,必须选在交通要道上。

2、安全性高

草庙圩子有圩寨,有二门土炮,还有枪,有护寨的河,有吊桥,甚是壮观。住在草庙圩子安全。

3、具备住宿的条件

淮海战役期间,不足百户的草庙村,却有10户地主大老板张洁清,二老板张瀛清,三秃子张澍清(张忠远之父),四拐子张浛清,老斜张秉森(张胜清之父张忠舜老现张秉恕(张胜清之叔)张涟清、杨化礼、杨清培,地主仅是张、杨两姓,张姓比杨姓更富有。富人家占有率之高是少有的,可能草庙村是一块风水宝地吧。张姓地主院庭都很大,除了张涟清张忠舜两家都是两进院庭,房屋很多并且大多是很好的砖瓦房。

4、群众基础好

尽管草庙村有10户地主,但都是开明地主,没有民愤,村民参加革命的多。张姓地主的老婆,就是淮北革命家李时庄的堂妹。我认为这是华东野战军指挥部选在草庙圩子的一个重要原因。

六、战后医院

粟裕走后,草庙成为战后医院,因为伤员多,住不下,又在秦大庄辟了一座后方医院。秦大庄草庙很近,有二道圩子,四个炮台淮海战役时候,秦大庄有500人左右。村里最大地主秦凤台的院庭很大,都是砖瓦房。秦凤台老婆是李时庄的妹妹,粟裕草庙华野指挥部,也是住在张姓大地主李时庄的妹妹家的。粟裕进驻萧县蔡洼杨家台子,就是李时庄姐姐李春华家。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开始后,李时庄任豫皖苏三分区后勤司令部司令员,负责二野在双堆战场的后勤保障工作。李时庄到临涣迎接刘邓大军的到来,参加了刘伯承召开的文昌宫会议会后,李时庄组织人员分三批到沿途各县、区、乡布置任务。他们的工作有力保障了几十万大军的吃住行粮饷弹药的运送,大批伤病员的转送治疗,为淮海战役的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李时庄是淮北地区有名的革命家,其家族人受其影响,有走上革命的,有支持革命和同情革命的。我们认为这是把后方医院放在这里的一个原因吧华野指挥部在淮北的几个驻地应该也是李时庄安排的

草庙村黄春雨老人写有回忆录,他是这样写的“1948年农历10月的一天晚上,我的家乡——草庙村突然来了大部队,几乎家家户户住满了兵。大卡车响,吉普车鸣,到处布岗设哨,电话线随处可见。大部队不几天又突然开走,留下一个野战医院和带轻装的小分队,他们大部分人住在五家张姓地主的大院内。也有住在一般百姓家的,例如曹正祥家住一位师长,在他家的大门上留下了预示将要解放了的一副画,春风吹扶着柳枝,燕子迎风飞翔;苏家住一位团长,团长妻子在此还生一个小孩。从外观看,村庄和以往一样平静,只有少量的哨兵在站岗,兵都是和蔼可亲的。我家来了一个马夫兵,他牵了一匹高大的战马拴在我家西屋里喂养,那里有个牲口槽,便于使用。称之为马夫,真有愧于他!他一点也不像个大老粗,却像个文人: 高大的个子,腰杆很直,白白净净的,长得一表人才。但他喂起马来却很内行,专心致志,他不叫任何人帮忙,只能他一人喂养。刚到我家时,都感到这个马夫很奇怪。由于我家是贫穷老实的农民,又无在国民党那里混事的亲朋好友,马夫很快与我家混熟了。他说,他的名字叫郭俊山,济南人,从军官学校毕业后,一直为陈毅首长喂马。这时我家的人才恍然大悟,他可不是一般的马夫,原来是个文武双全的兵!他还说过,陈毅多次叫他下部队带兵,他舍不得离开司令,不愿意当官,情愿为首长喂马。草庙做过战后医院,陈毅曾来过这里应该是千真万确的。

七、遗址现状

淮海战役时候,草庙村有圩寨,有门土炮,还有枪,有护寨的河整个村庄坐北朝南,有六座寨门,最大的是南大门,门外有桥,门屋很高大,称寨门。门北不远是几间局子屋,供打更、护村人歇脚,也是百姓闲聊的场所。村东头、西头各有一个用砖砌成的水井。井泉水,较为清洁。不过东井水甜,西井水涩。每天天还蒙蒙亮,就能听到勤劳的村民打水的声音。


淮海战役期间,不足百户的草庙村,却有10户地主(大老板、二老板、三秃子、四拐子、老斜、老现、张狗、张可怜、杨化礼、杨清培),地主仅是张、杨两姓,张姓比杨姓更富有。富人家占有率之高是少有的,可能草庙村是一块风水宝地吧。张姓地主院庭都很大,除了张可怜、张狗两家都是两进院庭,房屋很多并且大多是很好的砖瓦房。为清末古建筑群落据说,张姓地主祖上在宿城居住,草庙村有他们的房和地,日本鬼子侵入中国,他们也害怕,才陆续搬到乡下居住。


草庙村古建筑群,由于当地人不知红色文化的重要性,陆续毁坏了,5年前还有北厢房3栋,门楼尚存。院落约2000平方米。现仅存2房屋,门楼没有了,已破败不堪秦大庄也是砖瓦房,很大的院庭,也毁坏了,现仅存1房屋

八、遗址的重要价值

草庙村的红色元素,不仅仅是粟裕华野指挥部,而且还是战后医院1948年11月,陈毅元帅曾亲临设在淮北相山区李氏宗祠的野战医院看望伤员。陈毅来到草庙秦大庄看望伤员是真实的,黄春雨老人写回忆录,说陈毅曾来到草庙圩子是真实可信的。建国后,成立常山区政府,其驻地也在草庙张姓地主家的房子有的建成了粮站

草庙村粟裕华野指挥部遗址的重要性,与粟裕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在淮海战役中的作用分不开的。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歼灭了黄韬兵团,第二阶段成功阻击了杜聿明集团,逼退了李刘兵团,为中野围困黄维兵团提供了保障。第三阶段包围歼灭了杜聿明集团。在作战方面也可称居功甚伟。

1946年8月28日,毛泽东发电报《华中野战军的作战经验》:“粟裕指挥正确,既灵活,又勇敢,故能取得伟大胜利”。
    1949年,毛泽东说:“淮海战役,粟裕立了第一功”。
    1949年,刘伯承说:“粟裕同志智深勇沉,非常优秀,百战百胜,有古名将之风,是我军最优秀的将领,是中国的战略家”。1988年10月,粟裕被中央军委评为“中国共产党36位开国军事家”之一。

草庙村打造成红色教育基地有着重要意义,让后人寻找红色记忆、感受红色精神,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激发爱国主义热情,学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革命先烈们为了坚定的理想信念,抛头颅、洒热血其崇高精神。作为革命事业的后继者,我们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尽职尽责,勇于担当,创造新时代。同时希望全国类似草庙的红色资源能尽快地挖掘出来,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发挥红色教育基地的作用。

、建议

习近平关于文物保护批示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保护文物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绝不能让祖先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受到损毁。”

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增强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树立保护文物也是政绩的科学理念,统筹好文物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全面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工作方针,切实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


修缮后的草庙华野指挥部旧址

 

 

淮海战役草庙华野指挥部与临涣文昌宫,小李和蔡洼都是红色革命教育基地,意义重大。目前,临涣文昌宫、小李和蔡洼都开发建设的非常好,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现在,唯独草庙华野指挥部旧址没有得到保护和开发建设,养在深闺人未识。遗址如果再不保护,就毁坏完了。我们就对不起党,对不起我们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就对不起人民我们绝不能忘记历史。我们要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粟裕指挥部是草庙村一张姓大地主的家院,其规模不比四川刘文彩家小目前,文物体损毁严重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去做,有计划的修缮恢复,保护并利用一是作为烈山区红色文化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二是作为红色旅游景点开发利用,提升草庙村历史文化和红色文化影响力我们的建议是:

  1. 最紧急的就是申请政府拨款修缮现有遗存文物。修缮方案要经过专家评审。

  2. 按照原来的规模,修旧如旧的原则,找具有文物古建筑修缮资质的单位制作修缮方案。报市文物局组织专家评审。

  3. 积极申报市保、省保单位,甚至国报单位,争取国家文物专项资金拨款建设。

  4. 招商引资,打造成红色旅游景点。草庙可以加入淮北市红色旅游景点一条线,由北向南,依次为相山将军亭,烈山区草庙华野指挥部遗址,临涣文昌宫和小李家淮海战役总前委遗址,双堆集烈士陵园纪念馆。

    在烈山区委、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下,拨款60万资金,对遗址进行前期修缮,草庙华野指挥部旧址已申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2018年底已通过省级考核,已经报送到国家文物局,我们期待好的消息。

    烈山区是淮北市旅游大区,旅游资源丰富,有四季榴园风景区,南湖风景区,化家湖风景区,龙脊山风景区,十里长山风景区等,根据地理位置,草庙华野指挥部景点可以纳入十里长山风景区内。只要不断努力,草庙华野指挥部旧址,完全可以打造成红色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前景美好

     

    注释

    参考文献:《粟裕年谱》,当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6月第一版。

    秦叔瑾:《战地日记》,江苏教育出版社,2006年1月第一版,第110

    袁仲仁:《淮海战役、渡江战役阵中日记》,《挥剑淮畔一蚌埠抗战历史研究》,安徽人民出版社,2017年11月第一版,第349

     

     

    曹大根: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烈山区作家协会主席。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会员,安徽省史学会会员。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国家级、省、市等报纸、杂志上发表各类文章300多篇。撰写的《陈胜故里辨析》《淮北相县建立的时间初探》《揭开“扶阳侯国”之谜》等历史学术论文,在大学学报等刊物上发表50多篇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