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天下资讯

曹大根电影剧本《烈山风云》新鲜出炉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3/24     浏览次数:    

曹大根电影剧本《烈山风云》出炉

 

作者:曹大根  罗广才

地点:烈山煤矿

时间:抗日战争时期

主要人物:

主要人物:

李文焕:男,二十多岁,中共党员,以烈山普益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任中共烈山煤矿特别支部书记,濉河抗日游击大队大队长。

朱珮兰:女,二十岁左右,富家之女,在李文焕的影响下,协助李文焕从事革命活动,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李文焕牺牲后,成为濉河抗日游击大队领导人。

戴正芳:男,二十多岁,矿工,中共党员,中共烈山煤矿特别支部委员,濉河抗日游击大队副大队长。

 姑:女,十八岁,李文焕的娃娃亲,李文焕的影响下,参加革命,后与戴正芳结婚。

况贵平:男,四十多岁,烈山煤矿色工会主席,为保护李文焕壮烈牺牲。

 枫:女,二十岁,春红院妓女,为获得绝密计划壮烈牺牲。

朱厚展:男,四十多岁,早期为矿主,后为豪强,抗日战争时期以民族大业为重,成为濉河抗日游击大队支队长。

马俊杰:男,二十多岁,普益公司副总经理。早期具有实业救国的抱负,抗日战争时期投靠日本,堕落成汉奸,成为民族败类。

栾克银:男,二十多岁,矿工,中共党员,中共烈山煤矿特别支部委员,濉河抗日游击大队支队长,后出卖李文焕,成为可耻的叛徒。

藤泽一郎:男,五十多岁,日本驻口子镇总长官,官阶中佐,日本华中株式会社烈山煤矿公司董事长。

美惠子:女,二十岁,日本华中特高科特务,烈山特高科负责人。

马占山:男,六十岁左右,矿主,曾任普益公司副总经理。

 

故事梗概:

驻宿城日军大佐野岛要到烈山煤矿视察,并带来一份绝密计划。据中共内线得知,这份计划的内容虽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对烈山煤矿非常不利。中共宿县县委十分重视,要求烈山煤矿地下党组织——中共烈山特别支部,刺杀野岛,拿到绝密计划。烈山特支书记李文焕立即组织以他为首,戴正芳、栾克银等骨干参加的特别行动小组,决定在烈山小街刺杀野岛大佐。

当野岛大佐一行车队缓缓驶入烈山小街时,遭到蒙面的特别行动小组的枪击,由于日伪军防范严密,只打伤了野岛大佐。以美惠子为首的特高课对刺客进行了追杀。李文焕、戴正芳、栾克银等人被打散。李文焕吸引敌人,被美惠子等人追杀,万分危急时刻,在一处豪宅,朱珮兰救了他,并打发走美惠子一伙人。

当李文焕摘下面具时,朱珮兰惊呆了,站在面前的,竟是自己日夜思念的恋人。朱珮兰从小娇生惯养,任性、但性格豪爽,虽生在富人之家,却有一颗同情穷人的善良之心。人长得漂亮,十里八乡出了名,提亲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十几岁时,朱珮兰骑马在花山上玩耍,遭到煤矿主马占山儿子——马俊杰的欺负,在李文焕的帮助下,打跑了马俊杰。李文焕行侠仗义,赢得了朱珮兰的好感,以后,两人海誓山盟,私定终身。在一次罢工中,李文焕的父亲,工人领袖李义忠被矿主马占山杀害。马占山要斩草除根。朱珮兰把马占山要加害李文焕的消息告诉他,才幸免于难。为了实现当年讲的“非朱珮兰不娶”这句话,马俊杰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拒绝了家里人多次给他的提亲。没有办法,老奸巨猾的马占山设计赌局,嬴了,迫使朱厚展把朱珮兰嫁给了马俊杰。由于是不情愿,加上朱珮兰本来就不喜欢马俊杰,俩人没有夫妻感情。朱珮兰心里仍然爱着李文焕。马俊杰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最近又和日本特高课的美惠子鬼混在一起,朱珮兰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为领导烈山煤矿工人与资本家作斗争,李文焕受党的指派,以烈山普益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打入敌人内部,从事党的地下工作,领导烈山煤矿工人罢工和抗击日本侵略者。李文焕重回烈山,知道心爱的人嫁给了杀父仇人之子时,心里非常痛苦。分别几年后,没想到在这里见面,俩人心情都不平静。李文焕无意中看到朱珮兰手上还戴着当年送给她的戒指时,很是感动。

李文焕告诉朱珮兰,在民族危亡时刻,每一个有良心的爱国的中国人都会站起来和日本进行斗争。日本占领烈山后,实行掠夺式采煤。开采时既没有计划,也不管生产秩序,而是取易撇难,拣肥丢瘦,乱挖乱掘,到处打井,任意破坏,结果把一个蕴藏丰富的烈山煤矿糟踏的千疮百孔。每一个烈山人都感到痛心。我们有职责维护好烈山的煤炭资源,与日本的野蛮掠夺作坚决的斗争,不惜牺牲 。李文焕要朱珮兰对他的身份保密。

朱珮兰说,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对日本人掠夺烈山煤炭资源也非常痛心,她痛恨像马俊杰这样卖国求荣的汉奸,同时对那些舍身为国的仁人志士深表敬佩。朱珮兰要求加入抗日组织,为家乡做点事,在朱珮兰再三要求下,李文焕答应了。

野岛大佐带来的绝密计划是《增产五年计划》华中株式会社在皇军的庇护下,一面警备,一面采煤,同时准备应付国际局势的突变,尽一切努力完成年产 400 万吨煤炭的五年计划,为东亚新秩序的建立作贡献。”

绝密计划的内容还有:为实现“大东亚共荣圈”,实行“以战养战”,在烈山不惜“以人换煤”,当烈山煤炭资源采完后,把这里夷为平地,成为无人区。野岛大佐要求藤泽一郎一定保密,绝不能让中国人知道。野岛大佐批评藤泽一郎中佐,作为“日华合办烈山煤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驻烈山口军队负责人,不仅负责要多出煤,还要负责搞好治安。

日本野岛大佐在烈山小街被刺事件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藤泽一郎要求美惠子介入此事的调查。

藤泽一郎问美惠子刺杀事件调查的如何了?美惠子说,从枪法上看不像重庆中统所为,最近也没有发现新四军活动踪迹,可以排除。刺客都蒙着脸,说明他们是附近的,最有可能是煤矿上的人。马俊杰补充道,矿上一直有中共地下党在活动。藤泽一郎同意他们的分析,要美惠子全面搜索烈山小街,重点放在煤矿的调查,抓到刺客。

李文焕回家,见到日渐衰老的母亲,感到很内疚和为难。因为每次回家,母亲都催促他和翠姑结婚。翠姑是李文焕的娃娃亲。李文焕父亲死后,李文焕又流落在外,就由翠姑照顾其孤苦伶仃的母亲。翠姑深得李母的欢心。李文焕很感激翠姑这么多年对他母亲的照顾,但他一直把翠姑当成妹妹看待。每次李文焕都以工作忙推辞了。翠姑确实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出落的俊俏,李文焕找翠姑说明此事。翠姑早就知道,李文焕有心上人,她也不想这事,把李文焕当成自己的哥哥,帮忙李家,跟着李文焕,她心甘情愿。翠姑的善解人意,李文焕很感动。李文焕问翠姑:戴正芳如何?翠姑说感觉还不错。李文焕便有意想把翠姑和戴正芳撮合在一起,创造他俩经常在一起的机会。

日本野岛大佐在烈山口被刺事件,在烈山煤矿引起议论,李文焕像往常一样上班。别人大谈特谈,李文焕不露声色。疯狂掠夺煤炭资源藤泽一郎主持召开公司董事会,提出延长劳工时间,不惜一切代价,完成年产400吨的任务,也就是说在原来200吨的基础上提高一倍的产量。在征求意见时,马俊杰表示执行任务,李文焕则表示,要改善井下的工作环境。

在戴正芳家,李文焕主持召开烈山特支会议,翠姑在外面望风。李文焕主要讲了两点:一,刺杀失败,有人开枪早了,虽然没有点名批评,栾克银心里不舒服。敌人追查刺杀事件,肯定对我们今后的工作不利,大家要注意安全;二,尽快拿到绝密计划。三、日军加紧对烈山煤炭的掠夺,我们不能让他们的目的达到,利用工人不满延长劳工时间的情绪,组织工人破坏机器,消极怠工等方式与敌人斗争。让况贵平利用红色工会来实施。会议进行中,美惠子带人来搜查,翠姑发出信号,李文焕等人从后门撤走。美惠子问戴正芳:翠姑是什么人,翠姑大大方方说:是他未过门的媳妇,算过了特高科这一关。

在马府,马占山对马俊杰说,自从李文焕来以后,他就怀疑李文焕好像是共产党。马俊杰说,南京方面派来的,应该没有问题,不太相信李文焕是共产党。

李文焕在去烈山小街党的联络点,路上,有人悄悄给了他一张纸条,朱珮兰要他花山见面。在陈铁民店里,陈铁民向李文焕传达了宿西县委指示,近期要在烈山煤矿开展一次声势浩大的煤矿工人大罢工。

在花山,朱珮兰告诉李文焕,马氏父子已经怀疑他的身份了,一定要小心。李文焕说,现在形势复杂,对我们非常不利,也要朱珮兰注意安全,为了她的安全,除他,任何人不知道她的身份。李文焕要朱珮兰想办法拿到到敌人的绝密计划。朱珮兰说试试。

栾克银一直暗恋着翠姑,可翠姑并没有这个意思,这让栾克银很苦恼,他想立一个大功,来证明自己有本事,有能力,以此赢得翠姑的芳心。拿到绝密计划是一个好机会,他决定铤而走险。一天夜晚,栾克银潜入藤泽一郎办公室,翻箱倒柜,并没有找到什么绝密计划。这时美惠子带人进来,双方发生打斗,显然,栾克银不是他们的对手,就在栾克银被擒时,李文焕及时赶到救走栾克银。

藤泽一郎告诉美惠子绝密计划是一个诱饵,守住它,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朱珮兰从马俊杰那里并没有得到关于绝密计划的任何消息,看来,绝密计划只有藤泽一郎一人知道。朱珮兰决定冒险到藤泽一郎办公室看看。夜晚,朱珮兰刚进入藤泽一郎办公室,就被特高课人包围,一番打斗,朱珮兰才脱离危险,赶来的美惠子很恼火。

李文焕为获取绝密计划绞尽脑汁,他突然想到春红院的云枫,只有她能接近藤泽一郎,李文焕晓以民族大义,云枫欣然答应。一次,李文焕、藤泽一郎和马俊杰三人喝酒 ,李文焕怂恿马俊杰叫藤泽一郎到烈山小街放松放松。在春红妓院,云枫接待了藤泽一郎。藤泽一郎对云枫非常满意,之后,有时会把云枫叫到办公室,最终云枫拿到了绝密计划。藤泽一郎知道后,把云枫抓了起来,逼问地下党领导人。云枫宁死不屈。云枫被抓,美惠子自然想起李文焕的身份很可疑,藤泽一郎要云枫指认李文焕,云枫为了保护李文焕,大骂李文焕是汉奸,并用东西砸向藤泽一郎,气急败坏的藤泽一郎打死了云枫。

日本侵略者只顾要煤,不管工人死活,肆意延长劳工时间,增加劳动强度,并且没有安全措施,塌方、冒顶、瓦斯爆炸等事故时有发生。李文焕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叫戴正芳、栾克银组织工人到公司请愿,与日本的野蛮政策作斗争。

为了组织这次大罢工,李文焕提出 “红色工会”主席况贵平来组织开展活动,戴正芳协助他工作。况贵平不知道李文焕的真实身份,对他有误会,翠姑暗示父亲,李文焕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坏人,而是一个好人。况贵平对李文焕还是将信将疑。

况贵平得知这次大罢工代号“雄鹰”的领导人要与自己见面,心里很是激动,想到这次罢工的胜利,也不枉活这后半生了。当年从矿井里捡回这半条命,总算派上用处了,为了死去的矿工,为了自己的兄弟李义忠也一定要把这件大事搞好。

按约定,况贵平来到会面的地点,一处偏僻的院子。况贵平不见人,左等右等,还是没有人,正想离开,忽然一个人影在眼前晃动:戴着礼帽,穿着黑色的风衣,两插在口袋里。暗号对上后,况贵平知道是自己人,就走上前去,刚想说话,那人拿掉礼帽,况贵平惊呆了,万万没有想到,来人竟是李文焕。李文焕急忙握住况贵平的手,亲切的叫道:况叔,辛苦了。以前自己做的不对的地方,请包涵。

况贵平猛然醒悟,知道自己果然误解了李文焕,心里很是愧疚。说:都是我的鲁莽,错怪了你,还是翠姑说的对。他们正欲商讨罢工的事,只听不远处传来嘈杂声,有人大声叫道,在这里,别让他们跑了。李文焕意识到,他们被敌人发现了。

李文焕对况贵平说:俺叔,你快走,我来掩护。况贵平道:小勇子,你赶快走,罢工需要你,离不开你。我已经一把老骨头了。敌人已经把院子包围了起来,任何人都出不去了。况贵平感到事情不妙,李文焕是罢工最高领导人,他的身份不能暴露,只有牺牲自己了,保全李文焕。况贵平叫李文焕对他开枪,罢工的一切工作要靠他来领导,一定要取得罢工的胜利。况贵平说:我最放心不下的是翠姑,我死后,你要帮我照顾好她。李文焕道:俺叔,你放心吧!

李文焕不忍心开枪,这时,况贵平上前从他手中夺过枪,对着自己的脑门扣动了扳机。只听一声枪响 ,况贵平倒下。李文焕急忙捡起了枪,退后几步。这时美惠子带人也赶到跟前,看到况贵平的尸体,美惠子奇怪的问:李文焕,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文焕说:自己也是得到地下党要开会的情报,便赶了过来。他要逃跑,便打死了他。美惠子一看死去的人果然是况贵平,也就相信了李文焕,便走了。李文焕看着况贵平的尸体,强忍着泪水,心里暗暗发誓:贵平叔,你安心走吧,罢工一定取得胜利,把这些坏蛋都消灭掉,为你报仇。

况贵平牺牲后,“红色工会”主席由戴正芳担任。

美惠子在追查刺杀事件时,怀疑是李文焕干的。最初美惠子对李文焕表示了好感,李文焕婉言谢绝,美惠子因爱生恨,以后处处与李文焕作对。尽管马占山一直怀疑李文焕是共产党,苦于没有证据。李文焕和马俊杰在一次喝酒,突然,有人刺杀他们,幸亏李文焕救了他,事后知道,这是烈山锄奸队干的,所以,马俊杰还是不相信李文焕是共产党。

把头马三奎仗着是马占山的亲戚,经常赌博嫖娼,克扣工人工资,引起民愤,马俊杰一气之下把他的职务撤了,让头脑灵活的栾克银当把头。马三奎认为是栾克银告的状,怀恨在心,成为美惠子的走狗,对地下党的破坏很大。

栾克银当了把头,沾染上喝酒、逛窑子的恶习,受到李文焕的批评。

在马三奎的帮助下,美惠子终于抓住栾克银。在敌人严刑拷打之下栾克银成为可耻的叛徒。栾克银供出地下党领导人李文焕,以及大罢工的时间,为了一网打尽烈山煤矿地下党,敌人放栾克银回去了。

为这次声势浩大的煤矿工人大罢工,宿西县委告诉李文焕,宿西县大队、船运工人和符离集车站工人全力配合。李文焕要朱珮兰说服自己的父亲也参加到罢工中来。朱珮兰成功说服了自己的父亲,在民族大义面前,朱厚展答应参加大罢工。

敌人计划在罢工之前,在一次宴会上逮捕李文焕,镇压大罢工。宴会上,在朱珮兰的帮助下,李文焕成功出逃,罢工提前。罢工中,李文焕宣读了绝密计划,挫败了敌人的阴谋,取得大罢工的胜利。

罢工胜利后,李文焕率领罢工骨干来到十里长山,与宿西县大队合并成立濉河抗日游击大队,李文焕任大队长。

李文焕撤出烈山煤矿时,要朱珮兰继续潜伏下来,负责烈山特支工作,并送给她一把手枪,用来防身。特高课发现了朱珮兰的蛛丝马迹,身份暴露,马俊杰欲杀害朱珮兰,丫鬟用生命保护了朱珮兰。朱珮兰打死了可耻的汉奸马俊杰,投奔濉河抗日游击大队。

濉河抗日游击大队炸新井,破坏敌人的运煤计划,袭击烈山煤矿炸药库,威震敌胆,但有几次行动,敌人似乎有所准备,濉河抗日游击大队遭受一定损失,李文焕在思考问题出在哪儿?朱珮兰说,她听到敌人说过,我们这里有他们的人,也就是说有内鬼。经过分析,朱珮兰认为有可能是栾克银,李文焕不相信自己的把兄弟会是敌人的内线。濉河抗日游击大队对敌人威胁太大,敌人对李文焕恨之入骨,藤泽一郎向美惠子下了死命令,如果抓不住李文焕,美惠子提头来见。在栾克银的帮助下,特高课把李文焕抓了起来,逼迫李文焕与他们合作,遭到李文焕的严词拒绝。李文焕被捕后,朱珮兰成为濉河抗日游击大队领导人,她积极营救李文焕,没有成功,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前,李文焕壮烈牺牲。濉河抗日游击大队配合第四师十一旅三十一团消灭了濉溪口、烈山的日军。

 

 

作者简介:

曹大根,中共党员。安徽省历史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北市作家协会会员,烈山区作家协会主席。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国家级、省、市等报纸、杂志上发表各类文章300多篇。大部分是诗歌创作。在“桃园诗赛”等各级征文比赛上多次获奖。有诗和文章入选《当代情诗一百家》《新时期诗人诗选》《倾听》等诗文选集。历史方面,撰写的《陈胜故里辨析》《淮北相县建立的时间初探》《揭开“扶阳侯国”之谜》《淮北郡县考》《“淮北十二县”考》《汴河与唐宋馆驿文学》《唐宋时期淮北市境内通济沿岸的驿站和村镇考辨》《日本高僧成寻游记中有关通济渠段的地名解读》《宋国都相考》《寻找横斜三沟》《竹邑县考》等历史学术论文,发表在大学学报等刊物上的有60多篇。著有《淮北史论集》一书。经常参加高等院校举办的全国性的历史学术研讨会。主持省级课题《城乡结合部初中生心理健康咨询的实践研究》,并成功结题。主编《烈山文化》,主编的《南湖之韵》获淮北市首届“十佳” 校报。《安徽青年报》整版介绍《南湖之韵》。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