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文化天下

李广宁——老钱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3/17     浏览次数:    

  

 

李广宁

 

昨天去城隍庙逛古玩地摊,基本上已成为新货的世界。连瓷片都是仿古瓷摔碎了再涂泥巴卖的。逛完楼上再下到一楼,在院子里遛,发现一个卖仿古瓷的摊子上有一长颈四方瓶,是仿宋官窑的大开片,当个花瓶还不错。问价,摊主开200元。我笑而不语,摊主立刻盯上来问我能给多少。50块钱我漫不经心地回一句。

那太少了。摊主立即表示不行但不打算放过我,跟我讲了一大堆这瓶烧得如何好的话,然后诚恳地讲,这样吧,100块,少了真不能卖

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钱来,“我就60块钱了,行就成交,不行就算

摊主笑了,连连点头行!行

总算有了收获,不虚此行。拎回家,温水洗,开水烫,待冷却后再灌半瓶凉水,挿上两只粉色的康乃馨放在台子上,居然有模有样连老太婆都夸奖呢。掏出手机,拍个照发到群里,马上引来群友的赞美,还有人问多少钱买的瓶子。

官窑啊,60万老钱

“嚯一一惊叹声。“这么贵?

什么是老钱啊?立刻又有人问。

    说来话长了。那是60多年前,大约1955年时我刚上小学,学校在镇子上,距我家一里多路。每逢天阴下雨,外婆就塞给我2毛钱,讲:给你二千块钱,中午就在街上买着吃别回来了。老人总还是用老钱的叫法,她们把1块钱叫成一万块钱,1毛钱叫成一千块钱,而1分钱则叫成一百钱,省去了。那时2毛钱用处可大了,能买好几个肉包子和一碗油茶汤,可以吃得饱饱的呢。

现在逛古玩地摊,内行人说行话,对钱的叫法又不同了。他们管100元钱叫一块钱,10元钱叫一毛钱,而1元钱只能叫一分钱了。对于外行人来讲,听了常常会闹笑话。有一天地摊上有两个人在为一只清代的青花盘子讨价还价。那是一只晚清的民窑青花小盘,糙了点。卖者开价一块钱,买者还价六毛钱。不行,添到七毛,八毛。讲来讲去,把旁边一个看热闹的老先生搞毛了:这怎么着也是个古董呀?现在一根油条都卖一块半钱了,你们还在这里七毛八毛的还价,有意思吗?

周围的人包括买者和卖者都哈哈笑起来,老先生蒙了:怎么着?我说的不对?

                                     20190317於淝上

 

作者简介:

李广宁,汉族,1949年10月出生于安徽省固镇县。著名考古学家、文物鉴定专家。中国古陶瓷学会副会长、中国科技大学兼职教授(为硕士生班讲授《中国古陶瓷鉴定》)。 2000年经国家文物局文博专业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评审,获研究员职称。  

    1982年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先后在安徽省文物局、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安徽管理处(安徽省文物鉴定站)工作,分别担任过副局长、副所长、副处长(副站长)等专业行政领导职务。曾担任的社会职务还有安徽省文博图书群文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评委、安徽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安徽省考古学会副会长、安徽省文物学会副会长暨文物鉴定委员会会长等职务。2009年底在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安徽管理处(安徽省文物鉴定站)退休。   

    李广宁长期从事文物保护、田野考古及文物鉴定工作,熟悉安徽省文物情况。在工作中敢於坚持原则,一身正气,不怕困难。在垓下古战场考查及垓下遗址的确立、六安西古城遗址、寿县古城墙、淮北市柳孜大运河遗址等重大文物保护中做出过特殊贡献。对涂山文化及中华文明起源、楚文化、陈胜吴广起义军的性质等重大学术问题上有独立思考和论证。学术研究的主方向是古陶瓷,长期坚持古陶瓷的考古、鉴定与研究,主要对象是瓷器和汉代以后的名陶。现埸考察过全国大多数名窑遗址,安徽的几十处古瓷窑遗址也大多数是其发现或首先考古调查的,并参加过繁昌窑遗址的考古发掘。参观过国内各主要博物馆和一批古陶瓷窑址考古发掘工地,并参观过英、法、德、日等国一些著名的收藏中国古陶瓷的博物馆和美术馆以及台湾台北故宫博物院和鸿禧美术馆,见识和上手了许许多多中国古陶瓷的珍品和标本。

    李广宁长期收集和研摩各类古陶瓷标本,在识真的基础上注意了解和掌握当代仿制古陶瓷的高仿前沿讯息,做到既识真又识假,在古陶瓷专业学术理论研究和实物鉴定眼力方面都保持着很高的水平。此外在当代研究和鉴定晚清民国景德镇浅绛彩瓷器、新粉彩瓷器及对古代宜兴紫砂的研究和鉴定也是国内最早的学者专家之一。发表专业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3部。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