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天下旅游

蒲松龄为何称为中国文言短篇小说之王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14     浏览次数:    


蒲松龄为何称为中国文言短篇小说之王

 

赵汗青

 

山东淄博,冬日的早晨,天空中几朵逍遥的云游过来,鲜亮的阳光射透云层,晨风淡淡吹送,送来清彻的凉爽。幽淡的晨景,意味着永恒的慰藉。远远看见那山,山峦在初升的阳光照射下,山体的轮廓勾勒出坦荡柔和与缓慢坚毅,裸露出亘古的宁静与庄严。

在淄博朋友杨鹏陪同下,我们一行五人出淄博张店区,进入淄川区,绕过出口环行路,来到洪山镇境内,老远就看见立于街头的拱门,上书三个大字:蒲家庄。

 

进了庄口,沿着铺在当街的石板路前行,我们感觉不是去参观,而是去村里走亲戚。石板路的年代已是很久远了,磨得十分光滑,发出幽幽的青灰色的光。路两旁的房屋是中国北方农村典型的坯垒草苫结构,有的墙皮已经剥落,露出泥坯。屋顶上还有的地方钻出了青草,在微风中摇曳生姿。所有这些使我们嗅到了古文化的浓香。

庄内东西大街中部北侧便是蒲松龄故宅院。洪山镇领导得知我们的到来,特意安排解说员韩琳丽为我们做了详细的介绍。我们首先踏进了“蒲松龄纪念馆”院门。

进了大门,是一个小院,在院子西北角,是蒲老先生的全身坐像,用洁白的石头雕刻而成。先生坐在那里,左腿搭在右腿上、左膝头放着一本打开的书,用左手握住。右手捻着胡须、眼睛微闭,凝视前方,眉头紧皱,大概是在思考如何续写聊斋吧?

院内古槐荫翳,门楼洞然,窗棂别致,黑瓦青砖,显得古朴而典雅。门楣匾额上,郭沫若题写的“蒲松龄故居”五个笔力遒劲的大字,璀璨生辉。故居内,院落相连,花木扶疏,池荷修竹,青碧交映,蒲氏遗风随处可见。聊斋小院,是蒲翁故居的中心。竹木棚,茅草顶,院内还有两株硕大的石榴树。中国古建筑与园林专家、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曾题诗赞曰:“繁花古木映庭除,陋室三间写异书。”名扬华夏四百年的文学巨著《聊斋志异》就诞生于此。


《聊斋志异》是清代蒲松龄所著的文言短篇小说集,被认为是我国文言短篇小说王。其作品内容相当广泛,艺术上想象丰富、情节曲折、境界玫丽。书中有很多反映官贪史虐、豪强横行的作品。《聊斋志异》第一次揭露了科举制度的弊端。大量动人心魄的爱情婚姻故事,是本书最精彩的部分。

蒲松龄纪念馆是在蒲松龄故居基础上于一九八零年建立的。拥有七个小院、八个展室,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展览面积2000多平方米,陈列体系完备、展览内容丰富,是淄博市最负盛名的旅游胜地之一,每年接待中外游客十多万人次,并接待了一批党和国家领导人,如万里、乔石、田纪云、李长春、江泽民等。蒲松龄纪念馆也先后获得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省级青年文明号、市级文明单位、花园式单位、青年文明示范岗等荣誉称号。


蒲松龄纪念馆现设有群众工作部、陈列保管部、《蒲松龄研究》编辑部、保卫科、办公室等机构,并成立了蒲松龄研究所、蒲松龄研究会,主办有中国人文社科核心期刊《蒲松龄研究》季刊。


“聊斋”小院西南隅,几间低矮狭窄的小屋,是展览室。除了著名的《聊斋志异》代表作外,还有骈、散文13卷400多篇,诗6卷千余首,词1卷百余阙,以及杂文、俚曲、医药等多种论著。同时,还有从手抄本到通俗出版物,共计200多种版本,目前已有英、法、德、意、日等20多种语言和文字的译文版。

在这里,我们了解到蒲松龄一生76年的轨迹。照年代来说,蒲松龄应算是长寿之人了。

 

在堂屋中央,迎门高悬“聊斋”匾额,下方悬挂着蒲松龄先生临终前两年由江南画家朱湘麟所画的画像,上端留有蒲公亲笔题跋二则,从中可窥见他一生的偃蹇失志的心绪。画像两侧是郭沫若撰写的楹联,上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筹”,下联“刺贪剌虐入骨三分”。联画配搭,每每引起游人驻足慨叹。室内还陈列着蒲松龄当年用过的桌、椅、榻、几、印、砚、灯、烟袋和石景石等,触景生情,令人遐想。

 

西院和后院内,展示的200多件名人字画,令人耳目一新,为故居增辉。国画大师刘海粟题写:“聊斋声震四海,一代文宗昭遗爱。”著名作家老舍题曰:“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十年动乱后,他的夫人、画家胡絜青曰:“妖魔鬼怪成四害,嬉笑怒骂皆文章。”紧步其韵,相映成趣。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游后撰联:“荡气回肠疑屈子,主文谲谏胜庄生。”顾老从文学史的角度,充分评定了蒲松龄的历史地位。但真正挖掘和研究“聊斋”的,还是改革开放以后,使民族文化中这块瑰宝才得以恢复本来面目,重现光彩。


参观完毕,我们和解说员韩琳丽合影留念,把此次参观变成永久的回忆。这正如一壶千年的老酒,清香浓郁,只有慢慢的啜饮,方解其中妙处。

 

满井汲泉茶盏摆,

苟全孤愤著聊斋。

生前寂寞无人睬,

死后闻达盛誉来。

“满井汲泉茶盏摆”源自于一个典故,即“蒲松龄的茶棚”。讲的是在淄川区蒲家庄村东沟底有一口井,井水常满常溢,故名满井。又因四周植柳百株,有柳有泉,又称柳泉。当年,这里是青州府通济南府的交通要道,路人熙熙攘攘。传说蒲松龄曾在泉边茅亭下设茶摆烟,每逢路人经过,便邀其休息,请其谈狐说鬼,借以搜集素材创作《聊斋志异》。因蒲松龄非常喜欢柳泉,故自号为“柳泉居士”。

 

离故居,出东门,去墓地,必经著名的柳泉,相传蒲松龄曾在此设茶待客,索求鬼狐之说素材,以便写作“聊斋”。如今,虽清洌泉水不旺,但古貌旧景依存,让人想象得出当年蒲公自称柳泉居士,对此“蓬莱不易也”之喜爱之情。蒲氏墓地,在柳泉东南方,那里地势高耸,古柏林立,雍正三年同邑后学张元撰写《柳泉蒲先生墓表》。墓地和柳泉由一条密匝匝的林荫道相连,翠柳数千,合环笼盖,生机盎然。

一代文宗蒲松龄,虽已长眠,但他皇皇巨著,历尽沧桑,仍然光耀后世。

 

 

赵汗青,姓名赵先杰,配字汗青,男、汉族,安徽宿州人,祖籍淮北,资深媒体人、旅美作家、博士、文史学者。《天下时报》网总编辑,《中国新闻杂志》副总编辑。

已出版20万字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20万字军事小说《抗日英雄欧明海传奇》、20万字历史章回小说《游龙戏凤后传》。已创作50万字文史类《沧海宿州八千年》、20万字长篇军事历史小说《血染虹桥》、20万字传奇小说(合作)《抗日名将孙象涵传奇》等六部长篇小说。

美国麓鹿出版社中国部CEO

垓下研究会学术顾问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