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皖北姚山最后的陶匠赵振军

皖北姚山最后的陶匠赵振军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12/20     浏览次数:    

赵振军(右一)在介绍陶器


皖北姚山最后的陶匠赵振军

 

/图  中国新闻杂志记者 赵汗青  安徽经济报记者 张丙奇

 

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娄庄镇姚山村,曾经有着一座玲珑剔透的小山。明朝以前叫窑山,窑山对面有山,名无影山。永乐元年成祖把这窑山改成到了民国后期又改叫窑山。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成了今天的姚山。

姚山制陶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了,当地窑匠传承人赵振军介绍陶器的制作过程分以下十三个步骤:取土、晒土、去杂质、和泥、擀泥条、搓泥团、制坯、定型、晾晒、塑形、装窑、烧窑、出窑

主要是一是精选原料(选取粘性足的泥土),二是倒料粉碎(粘土要经过精细加工,制作成细粉状),三是打泥(必须将泥巴反复揉搓均匀),四是上轮制作(即初步制成胎质成型),五是造型(成型后进行精细加工),最后是烧制(装窑烧制)。陶器烧制虽然简单,但也是一项工序较为复杂的制作过程。

姚山村第一书记戴安君(左二)陪同记者考察古窑址


他说以前用煤烧窑的时候,陶生坯从几十米长的隧道这头进去,陆续经历烧成、氧化、还原、成瓷等多个环节,再从另一头出来,需要大半天时间完成整套工序。从16岁当陶器工匠开始,赵振军就跟着祖父赵文胜、父亲赵怀俊制陶烧窑。他还利用工余时间,阅读了大量有关烧成方面的理论书籍。熟练掌握了从烧成曲线、看火、调节、毛病分析等全过程烧成控制技术,看火色准,哪种颜色的火焰温度有多高,他都心中有数。

赵振军说陶器的制作关键在于和泥与造型,在某种意义上讲,陶匠与瓷匠在制作器物方面并无大的差异。陶器匠人大多代代因袭,世代相传,烧制陶器的经验靠的是观察和经验积累,没有常年蹲守在窑前的经历,绝然不会成就一名好的陶器匠人。一名合格的陶器匠人,要具有两样看家本领,一是制作器型器具坯胎,熟悉器物的制作;二是熟悉掌握烧制技术,准确把握窑口的火候。

赵振军(右一)在介绍古窑址


日前,记者在现场看到,姚山仍有烧制普通农家使用的陶器盆罐的窑口,主要是用陶土烧制普通家庭生活用品。这些土陶制品俗称“瓦盆”、“瓦罐”。烧制陶器的窑口也简陋,因为其温度要求较低,最初的烧材以木材、木炭为主,随着时代的变迁,逐步采用木炭烧制,提高了窑内的温度,陶器的质量也得到了提高。在陶器器物烧成的最后一个阶段,匠人从窑顶向窑内徐徐加水,使木炭逐渐熄灭,窑内产生浓烟,有意让烟熏陶器,从而形成的黑灰色陶器。

姚山制陶匠人终日与泥土打交道,在拉坯制作陶器时一身泥巴一身水,其辛苦程度非常人所能忍受。在陶器制作作坊内,师傅腰系围裙,坐在转轮前精心制作拉坯,徒弟则在一般打杂,做一些笨重的体力活儿。因为陶器的形制较为简单,徒弟跟着师傅一年半载,便可以上手做拉坯。徒弟开始做时,往往会有一些残次品,师傅把这些残次品拿起,向徒弟讲说技术要领和注意事项。在师傅的反复指导下,经过多次实践,有悟性的徒弟很快就会掌握技术要领。


由于陶器用品主要在乡村农家,农家人生活简陋朴素,和面、淘菜都用这些陶制品。农家人使用的瓦罐大致是烧制较为粗糙,系一般泥土烧制而成,或用于提水或当做夜间便溺器的“尿罐”使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窑山有成语叫“二分钱放在窑山,稳缸定盆”意思是窑山陶匠收了二分钱定金,非常守信用,客人要什么,就给烧制什么。

姚山还有个习俗叫“窑山还是个养穷人的地方!”就是说当地穷人也好,外地穷人也罢,只要来到窑山,随便从任何一家窑匠家,担一担瓦罐、瓦盆到乡村里换钱兑粮,卖完之后,再把本金送回窑山。当然,也有卖杂货的店铺经营窑山陶制品。窑山还有一种特殊用途的陶盆,这种盆子很小,口径约15cm,高约5cm,系死人殡葬时做陪葬品的“老盆”。小户人家死了长辈,没有金银财宝做陪葬,只有用一个瓦盆送于老人在阴曹地府内使用。豫剧《穆桂英挂帅》中有一句唱词:“······百年后谁与摔老盆”,这个“老盆”就是晚辈对死去的长辈所奉送的最后一件礼物。

    如今,姚山因环保问题,加上成本太大,烧制陶器的陶匠基本上没人干了。今年已55岁的赵振军说:“我是姚山最后的陶匠了。

    陶制器物已经与现代人的生活渐行渐远,她宛如一位羞涩万态的少妇,忘却曾经的辉煌,忘却曾经蒙受的万端宠爱,蒙着一袭面纱,悄然掩身于历史的烟云之中。(编辑 刘欣华)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