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艺术天下

李玉珠散文《听荷》与《念》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7/31     浏览次数:    

李玉珠散文《听荷》《念》

 

《听荷》

 

不分昼夜的雨,下得人心空空,也下得人心堵堵。

呆在雨旁,守着茶,最终没能守住泛滥的相思。于是,一把伞罩着一颗潮湿的心,来到了荷塘边。

雨中荷塘,薄纱蒙面,轻烟绕冉,沙沙似曲,嗒嗒若律,数声入了耳,便静了心。一朵朵高低不齐的莲,比以往艳逊几分,却羞添几许,似睡非睡的被风雨轻摇着,仿佛已渐入梦,一个雨急,又被击醒。挂在瓣上的珠子惊落到旁边的荷上,荷如玉盘,将水珠颗颗接住,慢慢摇揉成团,那样的晶亮剔透,诱了一双眼不忍离开,只等一阵风来,荷斜倾水,水团流玉,玉碎成珠,珠落涟起,好一幅流动的画面,却给了人出奇安静的感觉。

“好美啊!”一声赞叹脱口而出。荷听到了,摇得更欢;莲也听到了,水灵灵的摆动着,顺势褪去几片等待已久的花瓣,裸露出青黄色的莲心,让雨洗涤着,直到清香淡尽,等待莲子结心。

倚在水榭长廊,闭目细听,那噼啪声里,敲着荷被雨打雨被荷摇的场景。随着噼啪声密集,会传来此起彼伏的倾泻声,那是荷上盛水太多,摇得太累,就全部倒掉,重新再接,继续把玩,方得悠哉。这又何尝不是在传达禅意:有些东西要得太多,并非益事,负荷过重,将会夭折,只有懂得舍弃,才有新的收获。

就这样,风雨声疏疏密密,缓缓急急,有如琴奏鼓击,天曲低吟,吟碎了杂念,吟平了浮华,吟静了尘心,吟醉了闲情。

几声湿漉漉的鸟鸣啼醒了醉意,一只小鸟从荷间钻出,飞远了。也许是听到了荷的心事,带信而去。

衣湿了半身,脸颊已经冰冷,哦,该回去了。收起静到失神的心,与荷道别吧。

一路,灰沉沉的天空飘着灰蒙蒙的雨,一个朦胧的灰点由远而近,看清了,是一只白鹭,大概也为荷莲而来,向荷塘而去......

 

《念》

 

念,好比笔尖的墨,酝浓了,便会滴在纸上成了信,不管寄没寄出去,都给了远方。倘若落在了心田,就会种在思的旁边,长成思念,留给自己珍藏。

雪时念梅,梅开思雪,梅雪相映,冷香暖心,是寒冬里最念的。当东君催醒山绿时,最先念起的就是一川海洋般的桃花。远望,晨雾中粉浪涌动,隐约流香。近观,旭光下凝露欲滴,明媚亮丽,宛如待嫁新娘,喜羞满满的姿态,醉透了时光,直直的勾起了对莲的心念。

心中的莲,或粉或白,也是这般的美,虽少了一分妖,却多了十分静,雅姿廉洁,素香清幽,似不沾尘埃的仙子,于水中自在独欢,婷婷至秋深叶落时,依然将残荷沐雨的风姿,优雅成文人墨客笔下念念的写意,被写成了一幅幅珍藏,入了心。

一幅画,一片云,一枝花,一枚词,或一个人,今朝入心了,明日便成念。念久了,就在光阴里生了根,长出思的藤,开出思念的花,淡淡的香在心底。

好比此时节,常有雨落夜里,茶旁听着滴答,会念起那轮明月,念起月中故事,念起嫦娥,念起桂花酒,还有那个养花人......

 

 

作者简介:

李玉珠,1967年生,浙江省临海市人,女装店主,文学爱好者。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