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爱心天下

斯人远去 风范永存——怀念我的人生导师张伯义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3/30     浏览次数:    

斯人远去  风范永存

——怀念我的人生导师张伯义

 

/中国新闻杂志社网·赵汗青 摄/刘欣华

 

我是宿州人,苦读十几春。

淮北土、汴河水,哺育我成人。

我是宿州人,难忘众乡亲。

闯天南,到地北,永远不忘根。

我是宿州人,拳拳游子心。

盼父老,奔小康,振兴日月新。

          ——张伯义于北京

 

我与张老相识于2002年的秋天,那一次刚巧与一场秋雨不期而遇。白居易在《雨后秋凉》中说:“夜来秋雨后,秋气飒然新。”这场秋雨洗净了京城万寿路上的银杏树,金黄的树叶在雨中泛着宝石的光芒。当时受报社指派,我专程赶赴北京万寿路采访了张老。采访中得知,张老曾是原电子工业部高工、老干部局局长、作家、书法家。

张老,名伯义,笔名石竹。1933年,出生在中国著名的书画之乡萧县。1955年,被免试保送到军事通信学院。1958年毕业,被分配到国防部某研究院,成为航天事业第一代创业者的成员。1983年,张老被调到电子工业部办公厅秘书处工作,先后担任过领导的秘书、部党组办副主任兼秘书处处长等职务。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张老又担任部老干部局副局长。他殚精竭虑,积极工作帮助老部长、老红军高峻及其他老同志撰写回忆录,受到老干部们的一致好评。 传奇女杰金维映,浙江舟山人,是该地区早期党的领导人,被称为“定海女将” 。后转战上海和江西苏区,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1935年到陕北,后去苏联学习,希特勒军队进攻莫斯科保卫战时,不幸牺牲。他怀着崇敬的心情,三去舟山,六渡东海,历时八年调查,核时. 修改,五易其稿,终于完成了《金维映传》。并于1995年在《人物》杂志上公开发表。从而使这位鲜为人知的英雄,为世人所敬仰。江总书记亲笔为金维映故居题词。如今;“金维映故居”已成为舟山市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张老退休之后,仍奋力耕耘。他还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二百余万字的文章,其中收录在《石竹文稿》中就有三十万字。主编有《征途回忆》、《实用心理学》等书籍。

张老不单文章写的好,书法也是一绝。张老自幼就苦练书法,醉心于汉碑古帖,从中学时代到后来走上工作岗位,甚至担任江泽民和李铁映秘书期间,从没有懈怠过,常常利用闲暇时光,在漫长而无际的书法长廊上,帖堂中去捕捉张旭、怀素那狂飞灵动的草书线条韵律,去迫索赵孟頫那凝重、隽永、豪爽古朴的墨气,苦守砚田而辛勤笔耕,构建墨池而修身养性,用对书法的悟性,去营造一个忘我抒怀的境地。

几十年来,张老的书法一直走的是传统的路子,临帖功底扎实,从整体上来说,他的书法作品清逸而不失厚重,俊雅而富于机变,漫溢着浓郁的书卷气,但又不拘泥于传统而出新意。他创作的作品有着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可以说无论是读古人的帖也好,临古人的碑也好,张老都试图用自己的笔墨,用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心灵,去诠释,去契合,去创造每一幅作品。

张老曾熟读大量的中国古代文学史、诗词、歌赋、现代文学史论等。这些内容丰富了他的文化内涵,就书法研究方面,有较深层的研究和独创的艺术见解。人的内在生命的投影和真实显现,是书法家的人格、气质、心境、学识、素养等内在的精神意味。品读张老的书法作品,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内在的沉静,这应该源于他的创作心态。创作心态好,沉静、不浮躁,有积极的进取心。认真创作,认真做事;不刻意追逐名利:不追随所谓流行书风,有包容万物之心。就像他在中央领导身边工作那样;淡泊、从容、积极、认真。从他的书法中,可以看出他那清静无为的精神世界,他的翰墨是那样的清秀、温和、静宓和空灵。也许是经历的太多,也许是承受的太久,那沉积在心里的充实、厚重、宽广是非常平静的,平静得已经没有了一点点波澜,剩下的只有淡淡的墨香里裹着悠悠的禅意跃入纸上,慢慢的诱着你,随着他的墨迹走入禅一般的境界。

张老无论创作哪一幅作品时,都力求把书法艺术的简约和丰富,灵动和静谧,感悟和拓展归于他的腕下。他的字清逸而不失厚重,俊雅而富于机变,漫溢着浓郁的书卷气,但又不拘泥于传统而出新意。刚健如龙威虎震,俊逸如云鹤海鸥,温文淡雅,不激不厉,无一点虚浮造作。虽无剑拔弩张,龙飞凤舞之势向,但功力却寓于于心化之中。

时任中国书协主席沈鹏先生评价他的作品是“凝练含蓄,开阔气满如苏,纵横交错,谋篇布局似米,集诸家妙笔而生新。”

张老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韩书法家联谊会会员,曾担任过中国书画名家网艺委会艺术顾问、黄山书画研究会副会长、国际信息产业报顾问、杭州电子学院教授,曾在合肥、杭州、宿州等地举办过书法展。参加过中央各部委历次联展、中韩书法联展、中日友好艺术交流展、迎澳门回归书法联展、改革开放20周年系列大展等。在历次大展中15次获奖。其作品屡有发表,有些被选入《华夏书画集锦》、《书法联展精品选》、《中国书法选集》、《中国书协会员作品选集》等,有不少被港台、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收藏。入选《当代国际书画名家名作大辞典》、《中国历代书法家大辞典》、《世界名人录》等书库。

自从与张老结下友情后,我时常去看望他。每一次的拜访,都学到了很多知识并得到张老的帮助。几年间,在与张老的多次接触中,渐渐地与他结下了父子般的情谊。在他的推荐下,我曾担任过一段时间的国家发改委主办的中国经济导报区域经济主笔,认识了诸多京城名人、名流。受他潜移默化地影响,我时常写些随笔、散文;想发在京城报刊上,张老便介绍我认识中国青年报、北京青年报副刊编辑;我想出书,张老便联系作家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供我选择;我想收藏他的书法,每次见面他都写几幅作品送我。他告诉我: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的书写艺术,散发着艺术的魅力,是一种很独特的视觉艺术,汉字又是中国书法中的重要因素,因为中国书法是在中国文化里产生、发展起来的,而汉字是中国文化的基本要素之一。以汉字为依托,是中国书法区别于其他种类书法的主要标志。受到他的教诲,我开始撰写书画评论。读他的《金维映传》,我萌发了写长篇小说的愿望。在他的鼓励下,我参加了中国人大作家班学习,至今己著有长篇11部。后来,我远赴海外求学,时常给他写信汇报学习情况。多年以后归来,惊闻他已因病仙逝,令我悲痛不已,我的人生中重要的精神导师离去了。

桃华流水杳然去,清风明月何处寻?

——斯人远去,风范永存。

 

                          2021年清明於梅雪书屋

 

 赵汗青 简介:
     赵汗青,本名赵先杰,男、汉族,安徽宿州人,祖籍淮北,资深记者、文史作家、文化学者、博士。1992年入安徽经济报,后任《时代•中国之声》杂志副总编、天下时报网总编辑。宿州市白居易研究会会长。
     已出版20万字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等九部作品。    
     微信:18225603085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