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艺术天下

爱 上 奇 石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6/19     浏览次数:    

   

赵汗青

 

因为他,才爱上了奇石。后来,渐渐有了体会,爱上奇石,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爱上奇石之后,我对奇石的感受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化,感情也越来越深。爱上奇石是被奇石的奇特精美所吸引,一心想读懂奇石的奥妙之所在。爱上奇石,就好比爱上一个可爱的小宠物,丰富着自己的生活,愉悦着自己的心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在中年阶段,竞争激烈,生活压力大,赏石便成为放松心情的一种绝佳的生活方式,于是,每次回故乡宿州,常常会忙里偷闲去“宿州天下第一石城”的“祥云居”石馆里看石、赏石,并与石馆主人的他,一边抽烟喝茶,一边欣赏着他收藏的灵璧奇石,让浮躁的心得以平静,让匆忙的脚步放慢节奏,让焦渴的日子得以滋润。

我想,人喜欢奇石是天性的表现,古人喜欢石头是思想和情怀的表达,现在人们爱上奇石,是因为奇石朴实无华,素面朝天,阅尽世间百态,历经沧海桑田,是让人们的心灵得到沉静,忘记城市的喧嚣,烦恼,获得与世无争、自然随缘的平和,从奇石中感悟世界,完美艺术人生。


他说:奇石首先在一个“奇”字上。应具有形奇、纹妙、色美、质精的特点,有些奇石还讲究“瘦、绉、透、漏”四形,或“清、奇、古、丑、朴、拙、顽、怪”等。归结起来是取其自然美。中国石文化有两千年的历史,汉唐以来就已被较多人注意,不少文人墨客以赏石、藏石、论石为乐。至近代发展尤盛。

    二十年前,他就恋上了奇石,曾投入了所有合法收入的银子。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执着的痴迷者了。

反正他就是这样了,看到喜欢的奇石,多贵也敢拿,哪怕去借钱,都是不管不顾。

有的时候想拿出一些来卖一卖,缓解一些压力,但拿起哪个都是不舍,真是痴心不改。

我不知他还需吃多少的素斋,念多少遍的清净经才能放下当下的执着,还自己一个逍遥自在?

这个喜欢收藏奇石的男人,时时有禅性。他说:爱石就要常悟石。初悟之时,风在动,旗不动;有悟之时,旗不动是风在动;顿悟之时,是风也不动旗也不动,唯心在动。人生就是参禅,苦与乐皆在一个悟字。

这个与奇石为伍的男人,他的胸怀也很宽广。或许,赏石久了便会发现越高端的奇石,越端庄大气,自然而不张扬,稳重似乎有些朴实。这个与石为伍久了的男人,从此便淡了名利。他知道,奇石的最终归属是社会、是自然。

他说自己只不过是把她们从尘埃中捡拾到一起的过客,也许似曾相似,帮她们洗去尘土。

这个爱奇石的男人,是有情怀有思想的男人。奇石仿佛就是他的爱人,石虽不能语,但他们心灵相通,在心灵深处他与她有着风花雪月的浪漫,有着温暖的陪伴,有着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坚守。

这是一个与奇石纠缠不清的男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最终,有奇石陪伴着,一路走过风风雨雨,当带着它进入暮年时,一定会感到无比的舒心和惬意。和老友们一起喝茶赏石,说着多年前玩石的有趣故事,多少美好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对奇石的感情一定会酿成甘醇的美酒,散发出诱人的清香。

爱上奇石,便是一辈子的牵肠挂肚难以割舍!

对于不赏石的人来说,他们不会关注那些美妙的奇石,奇石的神奇美丽他们也不会发现。但是对于赏石之人来说,只要爱上便是牵肠挂肚难以割舍。把最美的那一方搁在案头,把最小的那一枚揣在袋里,把最温润的那一颗握在手上,只要有空就这么摩挲盘玩。寂寞了,和石头说说话;疲惫了,枕着石头睡一会。就这样和心爱的石头一起走过了无数个春秋。

假如回首走过的路,突然发现:爱上奇石后,一辈子可能都不会放手!

这个他,便是宿州天下第一石城“祥云居”主人——居永立

2018.6.18一稿於合肥)

作者简介:

赵汗青,名先杰,配字汗青,安徽宿州人,祖藉安徽淮北,资深媒体人、旅美作家、文史学者,博士,2007年入美国麓鹿出版社工作;天下时报网总编辑。2012年任中国新闻杂志社副总编辑。

已出版长篇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军事小说《抗日英雄欧明海》、章回小说《游龙戏凤后传》三部,创作完成军事历史小说《血染虹桥》、文史《沧海宿州八千年》游记《藏疆行》等三部。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