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传播天下

宿州符离村老街古井“凤凰眼”的传说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8/22     浏览次数:    

/图 中国新闻杂志·赵汗青 天下时报网·刘欣华

 

安徽宿州市埇桥区符离镇符离村是一个“千年古村落”,古时,因北有离山,地产符草而得名

春秋战国时,为符离要塞”。符离县始建于秦朝。汉王莽改曰”。后魏武六年改为雎州雎南郡,隋开皇三年,州郡之名废,复为县,唐元和年间,隶宿州;太和后,州治曾徙於此

1200年前,唐代著名大诗人白居易曾前后在这里生活过22年,留下了80余首与符离有关联的诗歌,特别是白居易与符离少女陈湘灵的绝恋故事,至今仍在留传。而符离村老街里名叫“凤凰眼”的古井,就是白居易命名的。

这一眼水井,位于老街中部路东蔡士明(音)家门口,几十年前也就是蔡士明夫妇保护下来这眼古井的,路西另一眼古井,早已被填埋。被蔡士明夫妇保护下来的这眼古井深数十丈,井口直径数尺。井口周围的网石锃光发亮,数十条豁沟有一指来深,这是汲水被绳子磨出的痕迹。老街里人都把这口井叫作“凤凰眼”,为何叫“凤凰眼”?老街的老人说: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说是白居易和恋人陈湘灵给起的名子。

大唐建中三年(公元782年)这年十一岁的白居易为躲避战乱离开新郑跟从父亲白季庚徐州别驾任而寄家符离居住。在任符离县主薄的六兄安排下,在城东偶选择了一处高宅,修建了白府。

少年白居易每天除去吃饭、睡觉就是读书,由于读书用功,口生出了疮,手磨出了茧,眼睛近视,头发白了不少。

唐德宗贞元三年(公元787年)早春的一个清晨。16岁的天才少年白居易站在符离郊外高处,北望离山,优美逶迤的离山,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观群峰,云雾缭绕,一个个山顶探出云雾处,似朵朵芙蓉出水。此时正是早春,积雪还没融化,白居易走在路上,不经意间看到了白雪下那一丝丝的符草,竟然那么绿,那么顽强。除了这一丛丛符草,远处没有一点儿绿色,所以,青青的符草就成了春天的使者。在微风的吹拂下晃动着,符草好像随着晨风在轻轻的唱歌起舞。遂吟诗赋得古原草送别》: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这一晃儿又是三年过去了,读书读累了的白居易开始习练武术。白居易本是战神白起之后,世代习文练武,只见他展转腾挪,一套长拳下来出了一身汗,便回到房间冲洗了身子,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在书童的陪同下出门散步。

走出白府,来到了符离秦汉古街,这个古街历经繁华,商肆连绵,古风依旧……白居易和书童行走在符离的老街上,看,只见街道繁华而无尘嚣,宁静而不冷清,一派黄淮之间传统小城风貌,温馨宜人,古朴典雅的街市景观,处处洋溢着浓厚的历史文化气息。

老街两旁的铁匠铺、金银铺、炭烛铺、锡箔铺、裁缝铺、草药店、修篾店、剃头店、钉秤店,小茶馆,刻字店等仍在营业,给这古朴、沉默的老街带来满满的生活气息。

当白居易来到这里,时光就像被放慢了脚步。溪头岸畔,青石小巷,一切都显得格外恬静、惬意。远山、流水、古槐、老街和渡口构成一幅梦里水乡的绝美画卷。

这是一条生活着的老街,道旁商铺林立,游人如织。在这里“推窗可见绿林溪舸戏水,晨起可闻百鸟欢歌之趣,晚睡可临汴水欢唱之乐。”

白居易游走于符离的老街古城,感受帆影重重的运河风情,仿佛是一次时空的迷航,而眼前这些精致的民宿、茶馆,还有各种个性商店和长廊,让少年白居易对这里的一切爱之愈深。

走着走着,来到了古井旁,设计者在井口的中心竖起了一根大约六米长的粗壮柏木桩,又在木桩深入井下三米处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以张开的形式各安装了四根粗壮的小木桩,斜插在井壁的石孔中,以支撑大木桩不下沉。在井口上方的东、西、南、北四个方位,又各安装了四根木棒,将做好的辘轳安装在上面,拴上水桶或柳罐,村民们可以在四个方向同时打水,互不妨碍。老井井架的独特设计绝无仅有,充分体现了符离先民的聪明智慧。

突然,他发现前方汲水的人群中,有一位天仙似的明丽绝代,光彩溢目少女,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可引来蝴蝶,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着一袭白衣委地,上锈蝴蝶暗纹,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清丽出尘,不需粉黛便天姿国色,艳冠群妍,整个人秀美如画,清丽如仙。脚上一双绣花鞋,美目流转,轻轻踏入问月台,裙角飞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白居易看的目瞪口呆。忙着问身边的书童

此女为谁?

书童:她是东邻少女陈湘灵,今年15岁了吧

白居易:啊!我们都是邻居好多年了,为何没见过她?

书童:她一直跟“符离五子”读书。公子又天天闭门习文作诗,哪会认识她呀?

居易的眼神始终追随着陈湘灵,一刻儿也不愿意离开。回到白府后,一连数日,白居易眼前总有陈湘灵俏丽迷人的倩影。激情难抑,于是吟成《邻女》一首并悄悄地委托书童把诗送给陈湘灵

 

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

何处闲教鹦鹉语,碧纱窗下绣床前。

 

陈湘灵接到白居易的情诗后,内心也深深地被打动了。从此两人相约两眼古井处并互送诗歌和礼物,由于符离老街北高低,建筑造型象一只欲飞的凤凰,白居易就为这两眼古井起了个名字叫“凤凰眼”。

这古井也成了白居易与陈湘灵的爱情见证——“符离之恋”。

时过境迁,转眼千年,符离县城已变成了古村老街了。随着改革开放,老街许多古建筑换成了钢筋混凝土,路西的那眼古井被人为的填死了,路东的这眼古井被蔡士明(音)夫妇全力保护了下来,凤凰眼只剩下了一只,这是弥足珍贵的“符离之恋”,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中。

 

作者简介:
     赵汗青,名先杰,配字汗青,男、汉族,安徽宿州人,祖籍淮北,资深媒体人、文史作家、文化学者、博士。1992年起:先后任安徽经济报记者、美国麓鹿出版社华文版副总编、《中国新闻杂志》副总编辑、《天下时报》网总编辑。
     已出版20万字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等九部作品。
    安徽省宿州市党史研究员宿州市侨联常委宿州市白居易研究会会长
    刘欣华;女、汉族、安徽宿州人,祖籍蚌埠,英文翻译、文化学者、博士。自1995年起:先后任某市中学校长、美国麓鹿出版社社长、盐城市规划市政设计院安徽分院院长。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