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传播天下

95岁新四军老兵解道峰——难忘抗战岁月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7/5     浏览次数:    

(图中年长者为抗战老兵解道峰

 

难忘抗战岁月

——访95岁新四军抗战老兵解道峰

 

中国新闻杂志赵汗青 天下时报网刘欣华 实习生丁昭钰

 

2020年7月4日,在宿州市一位老同志带领下我们一行四人走进宿州市上河城9号楼,采访了新四军抗战老兵解道峰。
  今年已经95岁的解道峰老人正在电脑桌旁上网冲浪玩微信,闻声开门并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看到95岁新四军抗战老兵如此健康,我们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握着老人的手,感到是那么有力这种情绪使我们热血沸腾没有过多的寒暄,我们便进入了主题。


  据了解,解道峰的哥哥解冠球、岳父尹瑞九都是在与日寇作战中牺牲的。解老说:“我是1926年生人,我会唱的第一首儿歌,是:

一二三四五六七

日本的小鬼不讲理

杀我们同胞占我们地

我们快快起

我们快快起······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解放斗争中,我的幼小心灵在抗日战火中接受洗礼,铸成以抗日为已任的情怀。

当我们问起老人当年是如何参加新四军的时?解老陷入回忆中
  “1939年,哥哥解冠球担任皖东北抗日第三游击支队第八大队大队长,当年在宿县苗庵海里汪战役中牺牲。哥哥牺牲后,皖东北抗日第三支队支队长赵汇川来我家慰问,为了给哥哥报仇,要求参军,当年7月便获得批准。那一年13岁的我正式成为一名新四军小战士,当时我还没有枪高。

由于年龄小,解老参军后受到赵汇川等老同志的关怀和何护,安排他在宣传队工作,经常对他耳提面命,循循善诱,使他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提高了政治觉悟

“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入伍后,解道峰开始从事宣传工作,主要是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救国。他跟随部队,每到一处,便和战友们组织儿童团,教少年儿童唱歌、跳舞、识字,站岗放哨。上台演戏、书写宣传标语、画抗日漫画……在随军南征北战中,解道峰不断锤炼自己的素养。

赵汇川发现解道峰虽然年纪很小,但人很机灵,聪慧好学,接受任务不辱使命,善于利用自己年纪小,不惹人注目地这一特点,便安排他进入隐蔽战线工作,开始主要是在乡村四处读书,为掩护秘密联络和发展抗日力量,组织救亡社,因成绩卓著获得上级认可。1941年6月,年仅15岁的谢道峰被吸收入党,并任支部书记,当时党的活动不公开,处在秘密状态,可见,幼时的解道峰就开始锻炼出一定的地下工作能力。不久严峻的考验就来了,有一次,解道峰与战友到鹤山区委汇报工作,接受新任务,返回途中经过薛家庙东头,忽然发现东南方向有伪军骑兵过来,他们立即就地把华东局办的刊物《现实》埋好,随拉麦草的车同行。由于薛家庙一带经常有区乡干部人员活动,伪军对他们起了疑心,把他们带到了伪据点。

“伪军盘问我们时,我们都统一口径,始终坚持说是走亲戚回家的,我就说自己是在私塾读书的学生。”解道峰说,被捕后,大家的意志都非常坚强,敌人虽然刑讯逼问,甚至用子弹头往身体上钻,鲜血淋漓,他们也拒不吐实,没有暴露身份,保持了革命气节。敌人了解到谢道峰是抗日烈士谢冠球的弟弟,则立即把他押解到大牢里,对其实行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摧残折磨,逼其说出党的秘密在这种严峻情况下,没有坚强的革命意志和硬骨头的精神是不可想象的。  

解道峰不愧是革命烈士的后代,尽管受到百般折磨和拷打,硬是不屈服不开口,严守党的机密,一字不吐,日伪军无计可施得知解道峰被捕,区委安排和日伪熟悉的刘廷礼找伪军说情,证明解道峰的话都是实情,最后将他们营救了出来。解道峰出狱后经组织审查,完全认可的坚贞不屈,认为它充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凌然正气,很快恢复了他的组织生活,并继续任地下党支部书记,这是他向党和人民交出的最圆满最合格的一份答卷。

“当年只想着把日本人赶出中国,根本没想过可以活着回家。”解老接着说。
“当年的抗战已不能简单地用‘惨烈’形容。”解老回忆当年,“长短枪还不够每人一支,每人还有一把匕首和一两颗手榴弹。我们冬天就没有脱过衣服睡觉,也从没睡过整夜觉,与上级和周边联系多在夜间或乔装进行,历经艰难。”

回忆和现实交织,解老沉浸在激动的情绪中,久久不能平静。“我们这一代人参加革命,为了国家富强、人民安居而战斗和牺牲的信念,在今天都已经实现了。作为亲历者与见证人,这无疑是最让人激动和欣慰的事情。”

解老告诉我们:“令我永远难以忘怀的赵汇川将军对我的关怀和培养,有一次部队泗北去洪泽湖的行军中,尽管赵汇川将军军务繁重,十分劳累,却坚持在月光下行,并让一位姓同志,把幼稚无知的我上他骑的马,我伏在马背上,用毯子盖上,以防摔下和受冻。后来每忆此事,心中就愧疚自责不已

在部队决定进军苏北时,赵汇川将军排我到地方工作,谈话时着我的头说一鸣任三区区长,我你介绍到区工作,你已经参加了部队,到地方也是抗战工作,照样打日本鬼子······’并派人把我送到区。1944年春,又安排我去淮北中学学习。

宿州是赵汇川将军出生学习成长组织抗日武装地方,人脉丰厚,他时常怀念关着和他一起战斗的烈士的家属子女。我哥哥解冠球烈士墓碑,就是赵将军题字。1982年赵汇川将军回宿县参加宿县党史期间,我按照他的要求寻找烈士的后代赵汇川将军和他们见面问寒问暖并想方设法为烈士的后代解决工作和生活问题1996年初夏,我到青岛海滨医院看望他时,带去张爱萍书写的尹瑞久之条幅给他看,深有感慨地说以前爱同志领导我们部队抓到对几位营长亲自培养,所以几位营长都会带兵,能打仗。我怀念他们······’嘱我把张爱萍为尹瑞九烈士题写的墓碑,尽快立起来,教育子孙后代。

赵汇川将军的关爱我永远铭记赵汇川将军的精神永存!
    最后,解老说:“没有革命先烈士,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庆幸我还能活着,时常怀念那些牺牲了战友我不图名利,就是图个心安!抚今追昔,今天的和平生活来之不易,应该倍加珍惜。同时,人民军队一刻也不能忘记历史的深刻昭示,一刻也不能忘记人民的殷切重托,一刻也不能忘记时代赋予的庄严使命。” 

这位新四军老战士的故事感人至深,催人泪下,令人震撼;他对党忠诚、信仰坚定,淡泊名利,生活俭朴。这一切都那么令人感动,让人深受教育。

 

注:

赵汗青 简介:
       赵汗青,本名赵先杰,配字汗青,男、汉族,安徽宿州人,祖籍淮北,资深媒体人、文史作家、文化学者、博士。1992年起:先后任安徽经济报宿州记者站站长、麓鹿出版社华文版副总编、《中国新闻杂志》副总编辑、《天下时报》网总编辑。
        已出版20万字军事历史小说《垓下之战》等九部作品。
        安徽省宿州市党史研究员
        安徽省宿州市侨联常委
        安徽垓下研究会学术顾问
    刘欣华 简介:
        刘欣华;女、汉族、安徽蚌埠人,祖籍河南温县,英文翻译、文化学者、博士。自1995年起:先后任某市中学校长、麓鹿出版社社长、盐城市规划市政设计院安徽分院院长。
        有千余篇散文、随笔、游记、译文散见于海内外各媒体上。代表作有:缅因州赏红叶、秋风中的园明圆、爱上临海、西塘——等那一笼烟雨等。

安徽宿州市党史研究员

丁昭钰 简介

丁昭钰,女,2000年生人,安徽宿州人,西交利物浦大学影视学院传播学专业二年级学生学校全英文授课,个人英文写作和对话能力较高;目前在备考日语能力考试N2,已经拿到日语N4证书,掌握日语的基本用语和对话。

 

     
相关链结
    赵汇川(1913~1995),原名赵克海,原籍安徽淮北市,出生于宿城(今宿。生性聪颖,5 岁上私塾读书。民国20 年(1931 年)秋,在省立第五中学高中师范科就读时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35 月,参加中国共产党。一次,在攻打平东堡战斗中,身负7 处重伤,送往后方医院医治。1934年春,他设法谋得孙町小学教员一职,一面从事教学工作,一面四处打听,寻找共产党组织。1935年初,转至宿城平等小学任教1936年暑期,他到南京找共产党组织接关系,但愿望未能实现,仍回到宿城继续在平等小学任教。
19379 月,国共两党实行合作抗日,释放一批政治犯,原中共徐州特委委员孔子寿、匡亚明被释放出狱。他们回到宿县,找到赵汇川等人,成立了“宿县抗日救亡会”,并立即恢复与发展共产党组织。接着,成立了“宿县教育人员战时后方服务团”,赵汇川任副团长兼第二大队长。1938 年与张公干合力筹建起宿县人民自卫军,任第五中队长。组织抗日武装,开展抗日斗争。
  抗战中,赵汇川在一次战斗中,不幸头负重伤,回老家孙町赵庄隐蔽养伤。伤势好转后,赵汇川一面派史广敬去陇海铁路北与中共湖西特委取得联系,一面准备重新筹建抗日游击队。1939年2 月,宿北几支抗日武装为基础,成立第六区抗日自卫军(简称六抗)第三支队,赵汇川任支队长,孔子寿负责政治工作。辖3 个大队,共七八百人。5 月,赵汇川率第三支队配合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在张山集地区进行反“扫荡”,毙伤日伪军500 余人。后独立开展游击战争,多次打击日伪军。

“傲然携手天下事,与我义气走江湖。”1939年7月,中共豫皖苏省委书记张爱萍来皖东北开展工作。从此,三支队就在张爱萍的直接领导下,被列入开辟皖东北根据地的战斗序列。1940年3月,新四军第六支队第四总队成立,张爱萍任总队长兼政委。“六抗”三支队改编为第十一团,赵汇川任团长。后改为新四军九旅二十七团。

1940年8月,黄克诚率八路军一部东进至皖东北。中共中央中原局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将东进部队与皖东北地方部队合编为第十八集团军第五纵队。新四军六支队第四总队改编为第五纵队第三支队,纵队司令张爱萍。9月,第五纵队奉命东赴淮海地区。主力东进后,皖东北根据地遭日伪军“蚕食”,日益缩小。

1941年2月,张爱萍奉命率领新四军三师第九旅的二十五团、二十七团由淮海西返皖东北。这次回师皖东北的任务是:“肃清当地土匪和顽固武装,建立根据地,并保障皖东北与彭雪枫部队的后路。”

返回皖东北后,如何打好第一仗,是关系到能否打开局面的重要问题。张爱萍带领赵汇川等两位团长深入调查后决定:首打青阳镇。

为了打好这一仗,赵汇川派出团侦察参谋和旅侦察排长两人,利用侦察参谋是青阳镇人,曾任过青阳小学校长,对青阳镇人地皆熟的有利条件打入镇内。他们潜入后,通过各种关系收集情报,走街串巷,把敌情摸得一清二楚。根据侦察到的情报,张爱萍与赵汇川等两位团长下定决心攻下青阳镇,并作了周密部署。赵汇川的二十七团担任主攻,切断守敌南北的联系,围歼伪军团部,另以一个营夺取南小街,然后向北发展。二十五团负责打援。

2月10日夜,部队完成隐蔽集结任务。11日,太阳刚落山,赵汇川就率部向青阳镇秘密接近。20时30分,完成对青阳镇的合围。21时,旅指挥所发出战斗开始的信号弹,二十七团的轻重机枪一起开火,暴风骤雨般射向敌人工事。突击队员冲锋向前,二营四、六连并肩向前突击,一营也顺利地打了进去。两个营一起向东大街前进。三营进攻南小街,先要通过汴河。汴河水深齐腰,战士们脱掉棉裤,不顾水寒刺骨,淌过汴河。突破前沿后,沿南小街东侧向北发展,把敌人压缩到南小街北端的炮楼里。整个战斗持续到第二天上午9时结束,全歼青阳镇守敌,俘伪副团长以下600余人,缴获机枪6挺及其他武器装备。回师皖东北、首克青阳镇,鼓舞了人心,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为后来的胜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43年1月,赵汇川任淮北军区第三军分区司令员。邳濉铜地区是淮北军区第三军分区的基本根据地,也是淮北三分区党政军领导机关的所在地。三分区辖区东西长140公里,南北宽约60公里,战略位置尤为重要。日军侵占徐州及铁路、公路、运河的交通干线后,对这个地区实施过多次“清剿”、“扫荡”,但均遭失败。4月,不甘心失败的日军掩护伪军邱永泰部400余人抢占叶场后,加紧修工事,建炮楼、挖圩壕、筑圩墙,并以此为据点,和周围的敌伪相配合,对邳睢铜抗日根据地进行新的攻击。

叶场伪据点建在老黄河埝北的河滩上,北距我中心区古邳镇、南距魏集伪据点各有10多里,是睢宁城以北敌伪最突出的部位。该据点在我人民群众的包围之中。赵汇川根据敌据点水源短缺,一旦被切断交通和水源,只有死路一条的情况,以九旅二十七团为主力,组织县区乡武工队和民兵协同作战,于8月12日开始了对敌人的围困战。

8月12日23时,二十七团的四、五连发起了对叶场伪据点的攻击,掩护县、区、乡的武工队和民兵、民工实施对叶场的包围。13日凌晨,魏集的80余名伪军向叶场增援,被我歼灭大部。当时,民工队伍用“土坦克”、“土炮”作掩护,在叶场周围挖堑壕。攻堡部队和2000多名民工队伍,摇旗呐喊,势如千军万马。晚上用真机枪向敌碉堡扫射,假机枪(洋铁筒放鞭炮)掩护,使敌人魂飞丧胆,不敢出动。14日,魏集出来侦察的10余名伪军被歼灭大部,叶场突围的伪军全部被歼。15日,魏集百余名伪军企图夺路给叶场伪军送粮,被击退,致使叶场伪军断粮,杀马为食。16日,40多名日军、200多名伪军由睢宁出动向叶场增援,又被我军击退。17日,睢宁400多名敌人再次增援叶场之敌,被我军再次击退,并消灭了部分敌人。至18日上午9时,叶场敌人因缺粮断水投降。经过7天7夜的围困战,攻克了敌伪抢占4个月零9天的叶场据点,这次围困战打退了敌人5次增援,共毙伤敌人200多名,俘伪军420余名,缴获大量武器,各种子弹9000余发。

叶场的攻克使邳睢铜抗日民主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叶场围困战的胜利受到时任淮北军区司令员彭雪枫、政委邓子恢等首长的通令嘉奖,延安新华社电台进行了广播,称其为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伟大胜利。

解放战争时期,赵汇川参加了灵璧、泗县、宿北、淮北、泗东、淮海、渡江、淞沪地区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东海军作战处处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学校校长、海军航空兵部参谋长、海军航空兵部副司令员、海军北海舰队副司令员等职,为人民海军建设贡献了力量。1960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4 年离职休养。1995 年在青岛逝世。

赵汇川在50多年的戎马生涯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