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李广宁——故乡的云之茶母子

 李广宁——故乡的云之茶母子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4-24     浏览次数:    

 李广宁——故乡的云茶母子


 李广宁

 

离开家乡固镇,到今年已经整整四十年了。

记得过去北方人都不太会喝茶。既不懂得茶叶的好孬,也不知该如何品茶。当然了,这应归咎于当时的贫穷,饭都吃不饱,谁还会去品茶?更别说花钱买好茶了。
    但人们也偶有喝茶的时候。
    那时的固镇虽说已是县城,可是规模并不大。南头的老街还在逢集,按农历算,10天4个集。逢三逢八为大集,逢五逢十为小集。每到逢集的时候,四邻八乡的人就会赶过来,名曰赶集。人们有买有卖,生意甚是兴隆。集市上买卖的多为农副产品,日用品,也有农具,牲畜等。物品多按品种分地段卖,农具归农具,杂货归杂货,鱼归鱼市,牛归牛市。天热的时候骄阳似火,人们赶集不免口渴,便催生出卖茶的生意来。那时固镇人在逢集时卖茶,店家就在街边放一张八仙桌,周围摆几只条凳。桌上放一只大茶桶装着温开水,旁边摆一摞粗瓷大碗。另外还必然有一只提梁壶,或为景德镇窑的瓷壶,或为宜兴窑的紫砂壶,里面装的是泡着茶叶的浓茶水。喝茶的人坐到桌旁,店主便抓起大碗在茶桶里舀出一碗温白开水,再拎起茶壶倒出一股浓茶汁冲入碗中,于是那酱红色的茶汁便将碗中的白开水染成酱黄色,这便是固镇人心目中的茶水了。那茶壶中的茶汁,固镇人叫它茶母,又因固镇话中称某物件总喜欢加一个“子”字,故称为茶母子,意为勾兑用的母液也。当时泡这种母液的茶叶都是很老很差的夏茶,泡起来容易浓汤汁,勾兑起来上颜色也快。喝茶人端起大碗一饮而尽,口不渴了,暑气也消了,那叫个爽!起身抹抹咀,从口袋里摸出两枚硬币往桌上一丢:走人。一碗茶水仅需花2分钱!
    我生也晚。虽然去过北京多次,却没赶上去前门喝大碗茶。但我估计早年的北京前门大碗茶应该跟这也差不离吧。
    1978年恢复高考我考到厦门大学去上学,福建是产名茶的大省,厦门又是喝功夫茶的核心地区,于是渐渐地学会了喝茶,品茶。记得常常是星期日的下午,约三二好友,去校门外的南普陀寺,泡一壶铁观音,来两盒厦门蜜饯,坐在山坡的石凳上边品茶边欣赏夕阳下的蓝色大海湾,是何等的惬意。当品茶的时候,就会想起家乡的"茶母子",会自顾自地暗笑。
    前几天应邀又去福建武夷山区遛了一趟。朋友拿来一些小袋极品大紅袍茶叶供我们在宾馆里品饮。昨天回来临离开宾馆房间时,将没用完的半小袋茶叶倒入旅行茶杯中,本拟在车上享用。谁知高铁疾迅,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就回到合肥,竟忘了冲泡。今天收拾行囊才想起来,于是将旅行杯取出放在沙发前的茶台上。又想起了家乡的茶母子。索性烧一壶水,再取一个白瓷茶杯。先将开水倒入旅行杯中捂一回儿,再倒半杯白开水在茶杯里,然后再从旅行杯中倒茶汁入茶杯中,一杯金黄色的香液便生成了。

什么茶?这么香!老婆鼻子尖,立刻围坐过来,当她看到茶台上的情景时,不禁脱口而出:茶母子
                        2018.04.20於淝上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