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文化天下

盛朝新——唐宋墓志中的永城历史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5/18     浏览次数:    

唐宋墓志中的永城历史

 

盛朝新

 

唐宋时期永城缺乏县志记载,很多历史都湮灭了,后世无从得知。近年来唐宋永城县令墓志的出土,揭秘了永城唐宋时期的部分历史状况,提供了一些比较新鲜的资料,弥补了史料的不足。

什么是墓志呢?墓志就是指放置在墓中记有死者生平事迹的石刻,又叫墓志铭。墓志铭的前大部分主要是记述死者的世系、家族、祖荫和做官、持家、德行以及政绩、功业等,墓主的一生浓缩为一篇充满溢美之词的总结性短文,言简意赅。最后结尾部分多用韵文撰写,表达对死者的悼念和赞颂,成为。        

河南省博爱县金城乡发现的《唐故亳州永城县令崔君墓志并序》是首次发现唐代永城县令墓志铭,也是目前古代永城县令中最早的墓志铭。唐代永城行政隶属于亳州,故有亳州永城之称。该墓志为唐代早期,墓志长64厘米,宽46厘米,志盖遗失。墓志文为:君讳大师,字玄授,清河东武城人也。烈山宰物,洽神功于帝系;营丘锡履,辅戡乱于殷人。其后弈叶象贤,纷纶典策。祖州长史,父义深皇朝上大将军、潞州长史、昌平县开国男、轻车将军、睢阳饶安二县令、息州长史。并地望膏腴,风云茂异,道义兼重,名实两华,贝阙珠玑,崐山玉石。以丁览之精微洁静,兼虞忠之贞固干事。行无宿话,早服子路之言;才有逸群,久绊明公之骥。解褐调澧州司法参军,秩满补邓州司兵参军,又除润州司兵参军,频佐数蕃,声华藉甚,剧曹无拥,繁务绰然。转亳州永城县令,袭爵昌平县男。何劭承家,鲁恭为宰。然士元慷慨,终非小县之才;亭伯生平,空抱长岑之恨。以贞观廿三年三月廿七日春秋五十卒于县舍,以今上元三年闰三月二日改窆于野王之北山,礼也。原氏之阡,安陵墓田,此三河之卜葬,瞻万古而依然。铭曰:有美含珍,凤仪绝伦。才光子产,誉重嘉宾。倔毗何武,行袭崔骃。草歇朝露,湍惊夜。伤日下之名士,同山河之古人。上元三年岁次丙子闰三月己巳朔二日庚子

从墓志可以看出,墓主为崔大师,家世显赫,世代为宦,他是参军出身,清河东武城人,即今山东武城县人。崔大师任永城县令,五十岁病卒于永城县舍县舍指县衙,时间是在贞观二十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即公元649327日,距今已有1300余年。崔大师最初葬在永城,于上元三年(公元676年)迁葬于野王之北山,即今河南省沁阳一带。为什么在时隔27年之后崔大师没有被迁回家乡东武城安葬,而是归葬沁阳呢?墓志叙述改葬时说:礼也,透露出原因,原来唐代时人们十分重视归葬祖茔,希望叶落归根,但这个祖茔不是家乡祖辈之茔,而是父母之茔,归葬父母身边是唐代最为至上的孝道观念。古人的诸多德行中始终是孝道第一,崔大师迁葬于父母茔墓,是符合唐代孝道礼制的规范行为。从墓志文看,崔大师这篇墓志是迁葬之后才刻制撰写的,葬在永城时是没有墓志的,说明唐代对迁葬墓的重视,反映了唐代的丧葬风俗。

洛阳出土的《唐故谯郡永城县令赵郡李府君墓志》是目前发现的唐代永城县令的第二个墓志铭。志文如下:府君赵郡赞皇人也,讳岗姓李氏。其先出自周柱史柏杨,子孙食于赵之伯仁,其后武安广武君树勋于时,显于丹书,至晋持书侍御史。携三子,始列为三祖。府君即东祖之胤也。五代祖讳希骞,有盛名于元魏世,仕至黄门侍郎,沧、冀等四州刺史、侍中,聘梁使主,谥文宪公。魏氏重山东氏姓,定天下门族,有甲乙之科,不唯地望之美,兼综人物之盛。洎高齐、周、隋,有唐益以光大焉,故氏族志洎著姓略。

文宪公及叔父允王,凤升并为四海盛门。祖讳晋客,皇仓部朗中,万年县令,司农少卿,元氏县男,显考讳贞简,皇河南府武临县令,中外华显,推美于时。府君当开元、天宝间,天下无事,士皆饰躬励学,耻苟于各位,故他门而可以得禄者。府君未尝屑于中怀,由道而得,于己虽卑屈,不以为污。释褐署相州内黄县尉。补龙武军卫。佐满岁从调,时天官以上心忧人,注意守宰,由是授谯郡永城县令,时平事少,人逸俗侈,法禁不足,以为衔策,礼教不足,以为堤防。其弊宿成,号为难理。府君以身率下,不令而行,以诚及物,从化如偃,顽傲潜革,鳏孤显康。俄属燕、蓟构乱天下,云扰梁宋,適当兵卫。府君方起,勠力之民,御滔天之寇。天未悔祸,遇婴沉疾,竟易箦于官舍,遂蒿葬于县郭。邑仰蒲城之仁,民封同乡之祀。

夫人太原王氏,江陵府参军爱景之女也。行高祖赏,礼盛闺门。县府君而殁,權墓于河南府洛阳县东三家店之左右前后,以俟难平,迁于先茔。后到贼奔溃,落京反正,将议庇具撰日,备礼,归附。至则他人之丘陇填焉,诚信莫申,是非攸失,且无耶母之识,用乘季寝之哭。越元和十二年四月甘日,自永城县启奠,护东洛。嗣孙前秘书省秘书郎孤子泾,次孙前兵部尚书高邑县孤子绛,以其年六月二十有四如,遂卜宅兆,于洛阳县平阴乡三家店之西北原,冀而夫人之居也。音灵不昧,仿佛如接,盖所以遵遗旨,叶吉卜焉。感谨而铭曰:邙山之阳,平阴之乡,府君宅焉,佳城苍苍,夫人兆域,疑于密迩,幽感肹乡,庶乎莅此。

该墓主李岗为河北赞皇人,家世显赫,为名门世宦大族。志文叙述了李岗出仕的经历,但授谯郡永城县令的具体时间没有写明,从志文推测,应在天宝年间,即公元756年以前。李岗任永城县令时,社会稳定平和,事务较少,人们生活安逸,风俗奢侈,法律有禁止不到的地方,李岗有自己妥善的管理方法,礼俗道义不足之处,李岗有 教化的策略。当时永城民间的陋俗积弊已久,很难治理,李岗就以身作则,作为县令,在生活中处处起到表率作用,用自己的言行来规范百姓,以节俭斥奢糜,以正直矫邪恶,以勤勉正懒惰,用诚心诚意感化百姓,矫正社会,结果永城社会风气为之一新。墓志中的燕蓟构乱天下指的是唐玄宗天宝十五年即公元755年安禄山反叛唐朝的事件,当时这场战争云扰梁宋,梁宋指包括永城在内的商丘一带,永城受到叛军的危害,李岗为保家卫国,组织地方武装,奋起参与平叛战争,御滔天之寇。不料因操劳过度,身染重病,死于官舍官舍指永城县衙,和崔大师一样都是病死于县衙。于是埋葬于永城县城城郭,此墓志中的县郭是目前永城最早的城郭记载,说明唐代中期永城就有城郭了,改变了清光绪二十九年《永城县志》中城郭始建于元代的记载,把永城城郭的历史往前推了500多年。

邑仰蒲城之仁,民封同乡之祀表明唐代永城人对李岗的赞誉和崇祀。指永城县,蒲城是指永城县城,这是目前史料中永城县城为蒲城的最早记载,以安史之乱得到平叛的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年)算起,比唐代著名的地理书《元和郡县志》(813年)还早50年,《元和郡县志》里记载永城县城为马甫城,与此墓志有差别,永城考古专家李俊山先生认为,墓志比史书的记载更为严谨和准确,史书在千年流传传抄的过程中,免不了出现差错和谬误,但墓志刻石文字却是一成不变的,因此墓志比史书更权威。无独有偶,北宋成寻沿汴河泊舟作的日记《参天台五台山记》也把永城县城写为蒲城,永城陈集周玉皇庙金代碑文记载永城为甫(蒲)城,明清《永城县志》也记载永城县城为甫城乡,甫与蒲古代通假,音义一致。唐代以后官方史书和志书以及碑文皆与此唐代墓志的蒲城一致,马甫城只在《元和郡县志》里出现一次,此后典籍或古碑再也没有出现马甫城的名字。据此推测,蒲(甫)城才是古代永城县城正确的称呼。

李岗死于安史之乱,在永城城郭埋葬的时间在唐天宝至广德年间,唐元和十二年四月,即公元817年从永城迁葬至洛阳北邙山。这种迁葬如崔大师一样,都是唐朝忠孝礼俗的体现,也是唐朝墓葬风俗文化的体现。此墓志铭也是迁葬之时所刻制,再一次说明古代迁葬文化的重要性。

北宋墓志铭《大宋亳州蒙城县令赐绯鱼袋曾君墓志铭》记载了曾文照的事迹,曾文照也曾在永城做县令,而且在永城政绩突出,深得赞誉。碑文如下:君讳文照,字知章。其先鲁人也,百行之先,垂为家法,子孙蕃衍,不陨其馨。末世因官徙居南楚,今为庐陵新淦人也。祖朴考福,皆不仕。君生禀异,气卓然老成,六经之旨有若夙习于时。江表之地,唐室犹兴宪章文武,不失旧典。君年七岁,应州里之举,以神童擢第,选满补江州东流尉,迁靖安、句容二尉,皆以清白敏惠,承上率下,和而有正,能不自矜,连考殊尤,擢为吉州太和令。桑梓之地,瓜李多嫌,君闺门之行,素修童艾之情,已信而复,临事能断,尽公无私。由是期年政成,就赐朱绂。会宗国沦覆,举族入朝,授亳州永城令。舟车辐辏之地,邮传旁午之途,盘根错节,刑靡滞事,无愆素民,不告劳上,疏论以一邑之众供列郡之赋,指引利害,较然可分。诏特许免其县挽船夫,岁省万计。改蒙城令,其理益精。顷之河南大蝗,独不入蒙城之境。于是吏民相率诣阙借留,诏褒美许,留三载。会王师北讨,君督本县运输,深入虏庭而后济,即还遇疾,以雍熙三年四月日终于永城传舍,享年若干。初君之赴选也,余遇于建康,察言观色,知为良士,因以表。甥女姜氏妻之有子六人,女八人。君之从侍,世途多故,王事靡监。不遑顾私,雅志未申,中路早逝。唯有第三子乾度再举进士名,闻口中有后之庆,当在于此,即以某年月号奉灵柩归于某乡里符大茔焉,礼也。呜呼,姻旧之故,岂无佗人援亳濡涕识彼陵谷?其铭曰:有惠于民,死事以勤。呜呼曾君,永世清芬。仙山之阴,章江之滨,考终归全,下从先人。刻此琬琰,垂示后昆。

从碑文中可知,曾文照少年时聪明异常,曾以神童著称,七岁就科举中第。后到多地做官,廉洁清白。北宋建立后,曾文照任永城县令,当时永城交通发达,是水路交通枢纽。墓志中说:舟车辐辏之地,邮传旁午之途,这是目前关于永城唐宋交通地位的最早的最重要的评价。隋唐大运河经过永城,多条陆路驿道也经过永城,商旅繁荣,经济发达,各种税赋比较多,也比较重,以一邑之众供列郡之赋,就是说用永城的赋税供养了多个郡县的财政,这是史料中第一次出现的对北宋永城财力雄厚地位的高度评价,如此繁重的税赋给永城人民带来沉重的负担。曾文照向朝廷上书反映情况,为永城人民诉不平,指引利害,皇帝看后深表同情,下诏特许免去永城县的繁重赋税,仅此一项,可为永城每年节省数万钱币,大大减轻了负担,永城商户和百姓欢呼雀跃。 后曾文照调为蒙城县令。墓志中的王师北讨指的是北宋雍熙三年(986年)为收复后晋石敬瑭割给辽国的燕云十六州,宋太宗赵匡义派遣二十万大军兵分三路伐辽的历史事件。曾文照督查蒙城民众为大军运输粮草,深入北方边境,多次遇到危险又脱险,在返回的途中得病,行至永城驿道馆舍时病逝。曾文照初葬于永城,后来迁葬于江西九仙山赣江之滨。曾文照墓志铭是北宋永城县令墓志铭的首次发现,具有重要的文史价值。

北宋《戚元鲁墓志铭》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文学家曾巩写的,这篇碑文有关于戚元鲁为永城县主薄的记载,首次披露了商丘应天书院的创始人戚同文的后裔在永城为官的情况。墓志铭如下:戚氏宋人,为宋之世家。当五代之际,有抗志不仕、以德行化其乡里、远近学者皆归之者,曰同文,号正素先生,赠尚书兵部侍郎。有子当太宗、真宗时为名臣,以论事激切至今传之者,曰纶,为枢密直学士,赠太尉。有子恭谨恂恂、不妄言动、能守其家法、葬宋之北原、余为之志其墓者,曰舜臣,为尚书虞部郎中。元鲁其子也,名师道,字元鲁。为人孝友忠信,质厚而气和,好学不倦,能似其先人者也。盖自五代至今百有六十余年矣,戚氏传绪浸远,虽其位不大,而行应礼义,世世不绝如此,故余以谓宋之世家也。元鲁自少有大志,聪明敏达,好论当世事,能通其得失。其好恶有异于流俗,故一时与之游者,多天下闻人,皆以谓元鲁之于学行,进而未止,意其且寿,必能成其材,不有见于当世,必有见于后。孰谓不幸而今死矣!故其死也,无远近亲疏,凡知其为人者,皆为之悲,而至今言者尚为之慨然也。元鲁初以父任为建州崇安县尉,不至。以进士中其科,为亳州永城县主簿,又为楚州山阳县主簿。嘉佑六年三月二十九日,以疾卒于官,年三十有五。娶陈氏,内殿承制习之女;再娶王氏,参知政事文宪公尧臣之女;有子一人;皆先元鲁死,而元鲁盖无兄弟。呜呼!天之报施于斯人如此,何也?元鲁且死时,属其僚赵师陟乞铭于余,师陟以书来告。余悲元鲁不得就其志,而欲因余文以见于后,故不得辞也。以熙宁元年某月某甲子,葬元鲁于其父之墓侧,以其配陈氏、王氏。将葬,其从兄遵道以状来速铭,铭曰:行足以象其先人,材足以施于世用,而于元鲁未见所止也。生既不得就其志,死又无以传其绪,曷以告哀?纳铭于墓。

从碑文可以得知,戚同文是戚元鲁的曾祖父,戚同文在《宋史》中有记载,他在商丘创办了应天书院的前身,人才辈出,百余名学生中,科举中第者竟达五、六十人,其中的著名人物如宗度、袁象先、王砺等皆践台阁。戚同文办学有方,后有曹诚以其学校旧址修建应天书院,被宋真宗赐为官学,戚同文孙子戚舜宾主持,戚舜宾与戚元鲁是胞兄弟。北宋著名政治家范仲淹曾在应天书院读书,《宋史 范仲淹传》记载:(范仲淹)依戚同文学,昼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戚元鲁继承好学家风,考中进士,为永城县主薄。戚元鲁与范仲淹是同时代的人,史载范仲淹的庄田在永城,范仲淹在家书中说在永城志文立碑,戚元鲁与范仲淹在永城有没有交往?史籍没有记载。戚元鲁死于嘉佑六年(1061年),比范仲淹去世晚9年。戚元鲁在永城的事迹湮灭,方志不载。

以上唐宋永城县官墓志所记载的史料,在史书和明清《永城县志》中均无记载,这些墓志填补了永城唐宋史料的空白,涉及的内容有唐宋时期永城的政治、经济、地理、风俗文化等,为研究唐宋永城的历史状况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资料,为永城文史增加了新内容。

编者注:作者系河南省文史学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