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李广宁——故乡的云之我生固镇瓦房街

李广宁——故乡的云之我生固镇瓦房街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4-9     浏览次数:    

故乡的云之我生固镇瓦房街


李广宁


在我的身份证上,出生日期是1949年10月27日。

    其实这并不是我的真正生日。

早年我只知道自已出生於1949年,在中专毕业参加工作后,填表时就隨手填了这样一个数字。那时适值"文革"期间,这样填为的就是跟共和国同年同月生吧。后来听外婆和母亲聊天,我才知道自已的真正生日应该是1949年农历3月28日(公历大约是4月25日)。因为固镇每年一次的逢大会,就在农历3月28日,故外婆记得非常清楚。生我的时候母亲难产,整整三天,母亲疼得死去活来。外婆一遍又一遍地给菩萨上香磕头求平安,收生婆徐大脚在屋内急得直转束手无策,几次要走人。到了逢会日的傍黑上灯时分,我终于生下来了,又瘦又小,无声无息。收生婆徐大脚抓起我的双脚倒提起来,照屁股就是一巴掌并骂道"我叫你不哭"!"哇"一我终于哭出来了,大家才放下心来。徐大脚一手擦着头上的大汗,一手接过外婆给的喜钱,口里叨叨着"太吓人了,太吓人了,今天差点丢大人了"。她把外婆的千恩外谢都丢在身后,迳自出门而去。

对于这一埸惊险经过,我当然是毫无记忆的,只能是听外婆和母亲在多次闲聊中说起。她们还说生我的地方是在固镇北头的北新街。以前我写文曾叙述过:固镇老街座落在浍河北岸一个南北狭长的鱼形台地上,南头老街形成较早,除固镇第一小学为砖瓦结构的院落且有一个2层的小楼外,多为质量不高的土墙房屋。北新街应是民国时期固镇老街向北延伸的一段街道,故名北新街。由于是一水的青砖青瓦结构房屋,所以又名瓦房街。当时那里是固镇最好的街区,生意也兴隆。外婆在那里租房开磨坊,就是用毛驴拉石磨磨面粉卖。

外婆年轻时就守寡,母亲是长女,加上父亲是外省人,故母亲出嫁后仍和外婆住在一起。在我刚满月的时候,父亲经人介绍去固镇中学工作,母亲就带着我隨父亲离开外婆家搬到固镇中学住去了,从此离开瓦房街。但那条街道一直到十多年前还存在,且房屋没有多大变动。我曾多次路过那里,也曾好奇地想知道到底我生在哪间房子里?但因为瓦房街是一条挺长的街道,外婆和母亲又都已不在了,故我一直无法弄清哪处房子是我的出生地。近几年固镇县城大建设,老街道的房屋被拆迁净尽,盖起一座座高层建筑,我的出生地就更无从可寻了。

前几天偶查资料获知:农历3月28日是东岳庙神(即东岳大帝,民间称东岳老爷)的生日,因此固镇的农历3月28日逢大会实际上就是逢东岳庙会。而我也居然与东岳老爷同生日。更凑巧的是,固镇的东岳庙就座落在固镇中学内,我家搬到固镇中学去住时,又正好与另两户教职工一块住在东岳庙内。这是冥冥中的缘分,还是一种巧合呢?

                                   2018.04.08写於合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