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艺术天下

李婷——老友如常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2/18     浏览次数:    

    常先荣医生(左)在询问患者情况


 

病毒肆虐,禁足在家的日子,接到同乡兼本家李锐的电话,告知老常的父亲去世,禁不住心中凛然。我知道老常前几天被抽调到埇桥区桃园医院新冠肺炎观察点支援,绝对是回不来的,苦累和有风险自不必说,如今又接到这样的噩耗,她该如何承受啊!

当下立即和老常联系,打电话怕她在工作岗位上不方便,也怕惹她更伤心,思忖一阵发个微信过去。许久她回我个流泪的表情,我也就回了个拥抱……话不多说,默契就好,老朋友之间大抵如此吧。

常相识,已经近30年了。说到30这个数字真有些害怕,仔细再算一下,1991年秋天,我们同到江城芜湖上中专,然后相聚相识,可不是29年了嘛。

    全副武装的常先荣医生


那时老常还是小常,我也还是小李,正值青春洋溢、风华正茂的年纪,李锐和小常中医91班的同学,李锐是班长,她是文娱委员,因活泼开朗、美丽大方的她是埇桥人,身在异地让同城市我们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我喜欢简称她的名“常”。

我所在的芜湖农校和中医学校相隔不远,最初我们的活动是去彼此的学校打羽毛球。记得有一回他们来我学校玩,操场打羽毛球的地方都已被占光,我们只好在附近的花坛旁边打常那天穿的是她的班服一套红艳艳的运动装鲜亮的红色映衬着她漂亮的脸庞和水灵灵的大眼,好看极了。以至路过的男生不停转脸吹口哨,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再接着打下去,草草收场回了宿舍。回到宿舍后,她把身上这套运动服与我换穿,我们的班服是一套牛仔,她穿上之后,同样是英姿飒爽,光彩照人

后来逐渐熟悉了芜湖这座城市,节假日不能回家,我们便相约去公园。赭山公园离她学校最近,每年秋都举办菊花展,热情的她总邀我去看菊展,还总替我掏钱买门票。镜湖公园在安师大旁边,离我们两所学校都不算远,门票还免费,我们去那里玩的次数也不少。

 常先荣医生这张美丽的脸长期被口罩勒的已变了形


中专三年转瞬即过,毕业前夕,常和李锐都分到蚌埠实习,我们学校让学生自己找实习单位,且比他们离校晚。常便给我写信,嘱咐我一定要来蚌埠看看。

那时没有高铁,从芜湖回萧县家,一般都要从蚌埠中转,我便在蚌埠下了车。常号召力很强,他们在蚌埠的同学和校友都被她叫来了,大家一起去了张公山。看的什么景色我早就忘记了,只记得大家非常开心,还拍了合影,八九个年轻人各种姿势团坐在一块上,方,充满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与向往……可惜几十年过去,那张合影也不知流落何方。

我在家呆了半年之久才分配到单位上了班,这期间辗辗转转,来宿州机会很少,也渐失了与常的联系。

 


时时关注患者,是常先荣医生的头等大事


再次见到常的时候,已是而立之年。我从老家得知李锐在市中医院上班,联系到李锐时便问他常在哪,知道她也在宿城的时候,坐公共汽车赶来。常见到我兴奋不已,激动的我们一直聊深夜。

再后来我在宿州安顿,她、我和李锐便成了“铁三角”有空的时候,常便打“骚扰电话”,吆喝我们一起吃饭,还喝点小酒。三人喝酒时,“一杯倒”酒量的我多数会坐在桌边看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然后听他们互怼……那刻,生活,静好甜美。

在甜美的生活中,我们不知不觉地熬成了如今历经沧桑的“老李” 和“老常”。

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因为家庭,因为工作,虽说都没有多大成就,可眼见着忙碌起来。他俩成了单位骨干,“市首届名中医”找上门就诊看病的络绎不绝。特别老常,除业务精湛,受人推崇外,还当选为市政协委员。每次联系她,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偶尔坐在一起碰面,电话便会响个不停……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媒体采访常先荣医生在父亲去世时,依然坚守在战疫一线的事迹,连忙转发并对她说“等你凯旋归,一定陪你醉。”她撇撇嘴:“只怕我一杯还没喝,你就先醉倒了!”我笑:那就多喊几个人陪……

老常,期盼与你早日不醉不

 

    作者简介:李婷,七十年代出生,安徽宿州人。喜爱文艺,努力生活,愿意用朴实的语言书写身边平凡的人与事。


注:图片来自作者。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