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李广宁——故乡往事之钓“鱼”人

李广宁——故乡往事之钓“鱼”人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3-5     浏览次数:    

故乡往事之钓“鱼”人

 

李广宁

 

公元1972——1974年间,我在安徽固镇县乡下一个名叫朱庄的学校教书。学校旁有一大水塘,偶有村民去光顾。有一老者约60余岁,个子不高,他大约姓朱但不知其真名,人都乎之"牛贩子",不知这绰号因何而起。

该人有一绝技:善钓黄鳝。其只要往沟塘边一站稍做观察,便知塘灞上有几个黄鳝洞且洞内有无现货,甚至还能知其大小粗细。其有4个孩子均已成家,老伴已殁,但他总是一个人单独过日子,从不住在哪个孩子家里。其成年累月披一件旧皮祆随处而歇。手里只持一根尺许长铁条一一是用自行车轮条一端磨尖弯钩而成,算是他的"专业"装备了。他成年累月东蹓西转,在方圆百里的范围内,哪个村边塘灞,哪条小河边有鳝洞他都了如指掌。他称黄鳝为"魚",偶来学校小坐,总是慢条斯理地讲他那些钓"魚"的故事。每每讲到他在哪个村边塘灞上与一条"大鱼"拉锯战,如何斗智斗勇消磨对方终于将其拉出来时,他总是仰起脸瞇起眼睛。从那种陶醉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是很得意且很享受的。他懂得抓大留小,常常对着鳝洞自言自语:这条还是小了点,过两月再来吧。"牛贩子"黑且瘦,但身体很结实,人也精神。对于吃食他有独到的见解。如红薯要整个煮,不能动刀切。吃魚也不能刮鳞剖腹,要原汁原样地煮。只在熟了吃时才可以去皮去鳞。他说:"不能切开,切了就泄气了"。曾经多次在冬天见到他一人悠然自得地卧坐在路沟边的雪堆里。问:冷吗?答:不冷。问:为啥不到屋里去?其答:屋里太闷,不如在这敞快。

    1974年秋,我因工作调动离开了那所学校。再过四年,又因恢复高考我考上厦门大学而离开了固镇。转眼四十年过去,偶然思乡,便又想起那座田野间的学校,想起那长满水草的池塘和钓"鱼"的老人。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