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艺术天下

王文灿——不孬的宿州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0/3     浏览次数:    

不孬的宿州

 

王文灿

 

宿州地处淮河北岸,黄淮之间,距离东海不远,谓之黄淮海地区这儿的人,说南方人“蛮”,嫌北方人“侉”,“又蛮又侉”、“不蛮不侉”,形容这儿的人似乎都不准确。

说起吃来,宿州南北兼具,米面共用。南方的蛇敢吃,北方的驴板肠也食,不过还是最爱吃猴,说的是“知了猴”。海鲜死的、活的都有,汉墓里居然还能出土这儿符离集的烧鸡,兔子可以烧出别样的野味,栏杆牛肉香飘数百年,“伏羊节”吃到万人空巷……

为一个没有名字的汤,硬是造一个至今电脑里也打不出的字“Sa”。乾隆皇帝到宿州喝“sa”汤说是“天下第一汤”、抚摸“灵璧石”说是“天下第一石”!

 

有人说,作为中国的“国石”、“四大名石”之首灵璧石,算是宿州一“宝”,但宿州最宝贵的“一方石头”却不出自灵璧石产地的灵璧县,而是坐落在泗县这座古城,它就是被誉为隋唐大运河“活化石”的古运河泗县段。

 

乾隆皇帝还对这一带地理人文说了句十分难听的话,这儿就不说了,省略7个字吧,我感觉那肯定是传说!

这儿的人爱听一种戏曲,据说那腔调不小心就能把魂儿给拉跑,这戏曲名,说土点叫“拉魂腔”,洋气点叫“泗州戏”。这可是人家本土剧种。这儿的人还爱听一种“调”,据说听起来、唱起来都四平八稳的,它也有一个不土不洋的名字,叫“四平调”,也是一个地方剧种。书上说,正是有了“拉魂腔”、“四平调”,才有了目前流行的网络热词“腔调调”,这点好像不是传说!

 

古代宿州出了个闵子骞(闵子),才有了“鞭打芦花车牛返村”、这个目前全国最长的一个村名。也正因此,宿州孝贤文化浓厚。宿州人说话喜欢带“俺”和“子”,俺爸、俺妈……这倒没什么,本来爸妈就是人家的嘛!但“喝饼子”、“面条子”……真的不好解释其缘由了!面饼就面饼,非带个“子”干嘛呀?!带“子”就带“子”呗,又加个“喝”什么意思呀?!

 

不要觉得宿州话不好听,这儿要告诉你,天津话起源于宿州,这可是有史可查的。

这儿水质太硬,水碱不小,再好的茶在这儿泡不出味来。于是他们就泡“茶梗”,死活也要泡出临涣、淮北平原上这个千年古茶镇来……

“萧县葡萄”、“砀山酥梨”好吃,不过真还和宿州水土没有多大关系,那完全得益于故黄河的沙土地。

古有砀郡、昔有萧国,萧砀了不得……中国的书画之乡,有过“龙城画派”的辉煌,也是一片滋养过刘开渠、朱徳群、萧龙士等艺术大师的热土。你到村子里看,大人、小孩都能舞墨丹青。笔下蕴秦汉、墨间藏宋唐、胸膛里激荡着一条大河的汹涌澎湃!古老的黄河曾经横穿砀萧、过徐州一泻东海。

 

苏轼说,此去淮南第一州。白居易说野火烧不尽。嵇康在这儿把“广陵散”也给折腾散了,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却把她的诺贝尔获奖作品《大地》三部曲,书写在了这片她青年时代生活过的土地上。

 

刘邦、项羽,陈胜、吴广、马皇后、赛珍珠,你要问他们宿州这儿有啥美食、有何印象?估计在他们记忆里也道不出个一二所以然来,可能只会告诉你,这儿的男人不大喝茶、只会大口喝酒,这片土地上似乎一直都飘荡着口子、古井酒的香味儿……

央视《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每次回老家宿州,总要去广惠餐馆吃他家的“萝卜酱豆”小菜。“人间至味”说白了还不是家乡老屋锅门口劈柴火的烟火味道?!

不孬的宿州,我还蛮喜欢它的。

作者简介:

1970年出生于安徽砀山,1989年入伍武警安徽省总队芜湖支队政治处,从事专职报道员。

1995年在《宿州广播电视报》社工作至今,现任该报社副总编辑。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