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司马迁在《史记》中泄露的天机

司马迁在《史记》中泄露的天机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9-24    浏览次数:    

司马迁在《史记》中泄露的天机

 

夏浚钟

 

“拥太丘社者得天下”是司马迁在其历史巨著《史记》中泄露的天机,其天机原文是使用了密码写进《史记》的,《史记·封禅书·孝武本纪·六国年表》中曰其後百二十岁而秦灭周,周之九鼎入秦。或曰宋太丘社亡,而鼎没入泗水彭城下。, “遭圣则兴,鼎迁于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闻昔泰帝兴神鼎一,一者壹统,天地万物所系终也。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亨-上帝鬼神。遭圣则兴,鼎迁入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宋太丘社亡”。这个天机经过破译就是“拥太丘社者得天下”。  

阅读司马迁泄露的天机原话一般可能理解为是司马迁在记录“宋太丘社亡”这件事和由此发出的一点议论而已,两千多年以来这个天机一直未被破译,也有学者发现可能存在某种秘密试图破译但终究未得到密码,清代梁玉绳先生发现异样在《史记志疑》中首先对《史记·六国年表》把依通例应表于齐的“宋太丘社亡”事件表于秦提出质疑但未做解答,也有学者说是司马迁的疏忽,现代著名学者晁福林先生在《宋太丘社考》一文中说到:“只是史事隐晦难于索解而已”,司马迁在《史记》中使用了大量的篇幅进行了叙述论证了其可靠性,在文字上使用了密码式的隐性写作手法写入《史记》,不得到密码是无法破译这个天机的,这也应验了晁福林先生“只是史事隐晦难于索解而已”的断语。司马迁对于他使用密码泄露天机明确告知了后人,在《报任安书》和《史记·秦楚之际月表》中多次说到:“后有君子,一览观焉”,这句话只有破译了司马迁泄露的天机之后才真正懂得司马迁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司马迁为了证明“拥太丘社者得天下”这个天机的神力,在《史记》中的本纪、封禅书、六国年表等篇幅之中,引用了《春秋》、《秦记》及各种传说对历史的记载,又引用或编写了数个神话传说,形成了点“天命与德并重决定国家社稷归属”观点(作者在《司马迁对孔子“天命与德并重决定事物”观点的继承与发展》一文中已有详细的解读),在这个过程中司马迁将天机隐藏于其中,天机的密码就是“天命与德并重决定国家社稷归属”观点。西汉初年汉武大帝读懂了司马迁《史记》中的天机,虔诚的在“宋太丘社”的原址“太丘”置敬丘候国立“汉太丘社”封敬丘候以事上帝(《西汉地理表上》),后置太丘县,直至东晋特大水土把“太丘”淹没覆盖(考古证明汉太丘县古城深埋于现永城市太丘镇所在地西地表7米以下),汉武帝依随天机指导开创了汉武盛世,奠定了大汉300年基业。西汉之后的朝代是否也懂天机了呢?由于史志的严重断代和太丘一带地面,受大水反复侵袭的关系,隋元关于“太丘社”的直接记载已经不见经传,但是考古发现的隋唐大运河在“太丘社”距离大运河最近点酂阳镇设置建设的大运河,河南境内最大码头和运河上唯一的跨河双桥,最能推演出隋唐朝廷对“太丘社”的敬仰与虔诚,这个码头与双桥的配置,是历代朝廷置为州府的商丘也不具备的高级配置,这些似乎能间接证明朝廷似乎知晓了天机,“太丘社”是殷商族原始启蒙之社,是其族发源的根源所在地,商族以此为根基,溯古濉水而上发展成为大族,夺取了夏朝政权,到商纣王失国后将王社神主“上帝莲”迁回“太丘社”,留给了后人辉煌盛名的宋国“宋太丘社”,公元前336年“宋太丘社”弃周秦而去,隐入地下预示了周灭秦亡的结局,“汉太丘社”出世几百年后,又再次隐去,后带来了纷争杂乱的五代十国,大运河酂阳码头考古,旁证了隋唐朝廷对“太丘社”的追随,所以又有了华夏的统一,近代可以看到的是,元明时期在“太丘社”原址,现太丘镇丘庙村官方设立的“土地神庙”和以丘庙为中心两公里范围设立的众多宗教建筑群,根据“社”文化的流变和明高祖朱元璋对土地庙的情有独钟可以解读“社祀”文化被独显出“土地神”的缘由,朱元璋原籍凤阳,距离“太丘社”不足200公里,远古太丘社对朱元璋的影响是巨大的,明正史说朱元璋当初穷困时在“土地庙”出家,受到接济登上皇位后,在全国大规模建立土地庙是为了报当年接济收留之恩,实际上更深的内容可以解释为是,朱元璋在土地庙期间通过土地神祭祀皇天上帝,获得了天命所授为一代帝王的天命,以上两种原因,使得朱元璋大建土地庙以事上帝报恩都是情理中的事。清朝时期虽是外族统治,实际上,追根求源大清的统治者祖先,应是炎黄早期部族中的一支,被长期边沿化的所谓外族,清朝当初即完全接受并延续大明遗留下来的天地坛,以事上帝或许是成就其300年大清的天命因素。

总结中国历史,拥有统治着“太丘社”地域的华夏王朝,均可以取得相对长久的统治时间,但凡没有拥有或丢弃“太丘社”地域统治权的所有帝王,均是呈现了昙花一现的结局,这正好证明了“拥太丘社者得天下”天机内容。司马迁写出《史记》之前是这样应验的,《史记》之后的朝代也是如此结果,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中暗示的拥有“太丘社”就可以拥有国家社稷,失去“太丘社”也即将失去国家社稷就是天机。“太丘社”的得失是天命所授的预示,是皇天上帝未成文的昭告,也是司马迁在《史记》中证明并泄露的天机,现代的我们理应重建“太丘社”文明,挖掘弘扬远古“太丘社”所承载的华夏上帝文化,集聚民心、沉淀道德文化、澄清民众信仰乱象、占据民众信仰阵地、继承弘扬华夏民族信仰元素,不失落真正的华夏文明,标清底线打造“太丘社华夏上帝文化”信仰圣地,利国聚民。

作者系文史研究员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