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垓下之战 名扬华夏两千年

垓下之战 名扬华夏两千年——《垓下之战》一书代序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9/7     浏览次数:    

垓下之战  名扬华夏两千年

 

——《垓下之战》一书代序

 

中国安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上曾经涌现了无数名播四海的历史人物:像闵子、曹操、华陀、包拯、李鸿章、陈独秀等名人。有纪念“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诗仙李白的采石矶太白楼;有铭记奋力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一心造福人类的禹王宫;也有凭吊领导“成汤革命”而推翻夏桀暴政的汤陵;还有包公祠,米(芾)公祠,刘禹锡陋室,亳州花戏楼等。这些不仅显示了安徽源远流长的灿烂文化,而且给予人们以深刻的启迪。

在安徽1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乏名山错落,秀水长流,名胜古迹更是星罗棋布。比如雄伟秀丽、巍峨挺拔的黄山,古刹林立、香烟缭绕的九华山,碧波万顷、群山辉映的巢湖、太平湖,秀丽挺拔、名齐五岳的天柱山,还有道教胜地齐云山,林深亭秀的琅琊山,长江绝胜小孤山,玲珑秀丽的浮山,大别山中的二祖道场司空山、妙道山,草木皆兵的八公山以及古城寿春合肥,明中都凤阳,太极洞,蓬莱洞,古徽州老街,林深山幽的花山迷窑、皇藏峪、大五柳、虞姬墓、万佛湖,亳州古运兵道,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遗址,老子故里,庄子故里等。特别是名扬华夏两千多年的“垓下之战”,就发生在皖东北部的沱河岸边,至今“垓下古战场”遗址犹存。

虽然我的祖籍是安徽淮北,却出生在垓下——这片充满着神奇色彩的土地上。

在我童年时代,刚刚受到文化启蒙的时候,饱读史书的父亲就经常向我讲起“垓下之战”、“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和“霸王别姬”等故事。从此:“项羽”—— 就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被定格了。然后,我就一直留心有关“垓下之战”的小说、戏曲、电影、电视等。遗憾的是:至今仍没有人完整的把这段史实故事化的写出来。但只要一提起“霸王别姬” ,大家都知道,因为电影、电视、戏曲与歌曲早已将这段故事演绎传播开了。其实,“霸王别姬” 只是“垓下之战”中的一段插曲而已。也正是因为有了“垓下之战” ,中国的历史上才有了大汉王朝,才发扬光大了大汉民族,才有了汉文化、汉服饰和方方正正的汉字以及汉人、好汉、汉子、男子汉、老汉、庄稼汉、懒汉、醉汉等等与“汉”有关的名词称谓……

已经记不清了,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夏天——

宛如要从花心中找回自己的前身,我专注于眼前的千瓣莲叶;夏日午后,门前池塘的风推动着层层翻卷的粉红与翠绿,几不可辨的嫩黄细蕊在阳光下亮出金丝,池水中是一如真实的莲影,重叠着清艳凝碧,隐藏着几分苍凉;一恍眼,所有的线条与色彩融成一片混沌,我两眼茫然的想象着公元前202年的冬天到底是什么样子?

婀娜的花姿带着出尘出世的缥缈,空灵完美,怡然自得;我凝视、出神。追寻着内心中的千千万万不解,去反复的询问:我对自己的期许是什么?

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我非常喜爱美术和音乐,在父亲精心收藏的躲过了“文化” 浩劫的几十幅名人书画中,有一幅张大千的山水画(遗憾的是,在我少年时代拿出来找人鉴定时,这些画被鉴定人算计走了)中如臻化境的典雅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在以后学画的日子里,我狂热的爱上了梵高那冲出狂热烈焰的色彩;为此,竟常常忘记吃饭而专注学画于此。可惜,半途而废了。再后来,我又迷上了贝多芬那澎湃激荡的英雄交响曲,而常常沉浸在此中不能自拔,后来还是渐渐远离了。不过,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我最爱的却是读书,特别是历史与古典文学方面的;而我最喜爱的作家是司马迁、杜甫、苏轼、罗贯中,曹雪芹……

莲池塘的风中有着淡淡的荷香在弥漫着,沙沙的荷叶不停地摩挲着,如一组精美的协奏曲;我的心中已生出了翅膀,在莲池莲叶间迎风飞翔,飞出令我苦闷孤独的困苦环境,飞出了现实的无奈生活;那洁净的莲瓣就是观音莲座,我从瓣瓣莲芯中找回了自己的前身,找到了自己的追求。

是那潜藏在莲的生命中的莲子震撼了我的灵魂,也许莲子就是佛家的舍利子吧——它象征着永恒、完美、圆满。

从此,我也就有了自己的永恒——

我把从小阅读过的文学书籍在心里纵横交错的织成锦绣。那《史记》中的雄浑雅健;《庄子》中的飘逸空灵;《三国演义》中的金马铁戈;唐诗宋词中的缱绻豪迈;《红楼梦》中的花谢花飞在我的脑际中一起灵悟交融……

在父亲收藏的三千多册各种历史书籍中,我最爱读的是《史记》。司马迁这位严谨的史学家用最言简意赅的文字描述了一个格局庞大、视野辽阔、气势磅礴的历史,在冥冥中激发了我的灵感。从而,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启示;了解到了自己的使命——确立了自己一生所要行走的道路与方向。

公元2006年春,当时我还在《安徽经济报》社工作。这一年《华夏纵横》杂志邀我担任宿州卷执行主编,并由我撰写“霸王别姬”这篇文章(虞姬就葬在该市灵璧县城东),为了写好这篇文章,我查阅了大量史料,随后,开始创作“垓下之战”。

2007年,我进了《中国新闻杂志》社工作,如此也就更方便地去了解有关项羽的历史了。

十年来,即使在国外,我也是一边工作,一边精心捜集积累大量的史料素材,为创作《垓下之战》打下基础。回国后,为了考证项羽一生霸业的路线,我先后到过江苏省宿迁、沭阳、苏州、盱眙、徐州、丰县、沛县、邳县,浙江绍兴,山东荷泽、滕州、阳谷、鄄城、曹县、鱼台,河南开封、荥阳、成皋、商丘、永城、太康、绳池,陕西西安、临潼,河北平乡,安徽萧县、砀山、亳州、宿州、灵璧、固镇、定远、凤阳、全椒、和县等地,去寻找这位两千多年前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大英雄曾留下过的足迹。

在这些地方,我能够找到的最多名词就是霸王城。而最有代表性地当属“垓下之战”;其影响可谓恢宏巨大,源远流长。

在创作《垓下之战》这部书稿之初,我的基本信念是纯史实性的;有专家告诉我:历史有多种写法,最好是可读性强。因此,我回到了垓下,开始创作这部融军事、文学、历史、哲学、传说于一炉的《垓下之战》。

纵观历史,环境在变,时势在变,事物在变,生活也在变。但不变的是日月星辰,风雷雨雪——还有历史!

我严格遵循着一条原则;建筑万里长城必须奠下深厚的基石,必须一砖一石的逐步进行……

 

                              赵汗青 于北京梅雪书屋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