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司马迁对孔子“天命”观的继承与发展

司马迁对孔子“天命”观的继承与发展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8-25     浏览次数:    

司马迁对孔子“天命”观的继承与发展

 

O夏浚钟

 

    提 孔子和司马迁所说的“天”即是“昊天上帝”或“皇天上帝”,孔子的”天命”观由天命所授、修德程度引起的天命所授变化、天的罪罚评价三部分组成;司马迁继承并发展了孔子的“天命”观,把孔子“天命”观的三个方面具体化为五个方面:血统、德的厚薄程度、天命所授、天命变化的原因、罪罚适当。最后形成了自己的“天命与德并重决定社稷归属”思想体系。

    关键词  司马迁  孔子  天命观  太丘社


    一、 孔子“天命”观的组成

 孔子的”天命”观由天命所授、修德程度引起的天命所授变化、天的罪罚评价三部分组成,孔子弘扬的“仁”与“礼”是德的内涵的外在表现也是衡量德厚德薄的指数,是德的表现形式,是教诲大众修德或自身修德的具体步骤,一个人的德的厚薄是需要通过这个人言行表现出来的“仁”的程度去评价,而“仁”的程度多数是需要通过这个人的社会活动表现出来的“礼”的程度去评价,“仁”、“礼”都是修德过程的德的表现内容,无“礼”无“仁”则无“德”。

(一)天所授于的他人不能改变,天不授于的不能得到,天重要天命亦重要。《论语·述而篇第七》谓:“子曰:‘天生德于予,恒魋(tui)其如予何?’。” 1] 孔子说皇天上帝让我生成就有品德,我的品德是天生的是天所授于的,恒魋没有品德,恒魋厌恶我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孔子说这些话是因为一个事件,孔子游历到宋国时在宋的芒砀山麓看到宋国的司马恒魋为自己凿制椁,开工三年了没有凿成还把工匠都累病了,孔子是有感而发说若是像恒魋这样不顾工匠死活,动用大量人力、财力奢靡为自己打造石椁,还不如死了赶快腐朽掉的好。2]恒魋听说孔子说他坏话就去找孔子报复,孔子正带弟子在一个大树下演习礼仪,恒魋就把大树砍倒向孔子示威恐吓孔子一行,在这种情形下孔子说了上述的话。天命授予的他人不能改变,

《论语·子罕篇第九》谓: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3]孔子被拘禁于匡地。他说到:文王死了之后,传下来的礼乐教化典章制度不在我这里吗?天要使这些礼乐教化典章制度丧失不传的话,天也不会让我掌握这些礼乐教化典章制度。天如果不丧失这些礼乐教化典章制度,我又修德匡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有天帝授命不怕匡人的发难,孔子在这里再次肯定了天命的重要性,把“天命所授”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个人行为。《论语·子罕篇第九》谓:子曰:“凤鸟不至,河图不出,吾已矣夫!”,4]孔子说凤鸟没有飞来,河图没有出现,这些吉兆没有出现我这一辈子是没有希望做圣王了!孔子认为天不降吉兆授命他做圣王,他就没有希望了.

   (二)德变天命亦变。孔子把修德的过程用“仁”和“礼”去表现,“礼”是先驱是表面的,“礼”周即现“仁”,“仁”足则形成“德”厚。孔子明确认为五帝三王之所以被百姓世代传颂,人们怀念那个时代,是因为他们的法盛大、德厚实,百姓朝夕称颂帝王本人,天皇上帝闻之很高兴,就让他们的宗族长时间的掌管天下社稷,反之则失道、失民、失天下社稷。《孔子家语·执辔(pei)篇第二十五》孔子曰:“......今人言五帝三王者,其盛无偶,威察若存,其故何也?其法盛,其德厚,故思其德,必称其人,朝夕祝之。升闻于天,上帝俱歆,用永厥世,而丰其年。......无德法而用刑,民必流,国必亡。治国而无德法,则民无修;民无修,则迷惑失道。如此,上帝必以其为乱天道也。......升闻于天,上帝不蠲(juan),降之以祸罚,灾祸并生,用殄厥世。故曰德法者御民之本。”。5]

 孔子认为对天帝神灵祭祀必须虔诚。《论语·八佾篇第三》谓: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6]祭谁就如谁在,祭神时就如神在一样。孔子说:我不亲自参加祭祀,而以我的名义去祭祀还不如不祭祀。孔子个人是如何信奉天地神灵的也有记载,《论语·述而篇第七》记载了孔子祷神的事,孔子一次病得很重,子路请求为他举行祈祷,孔子问:“有这样的事吗?”子路答曰:“有的,《诔》曰:‘为你向天神地神祈祷。’”孔子说:“我已经祈祷很久了”。7]

 孔子认为君子必须认知天命敬畏天命。《论语·尧曰篇第二十》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8]孔子说;不懂得天命,不能成为君子。不懂得礼,无法立身于社会。不懂得辨听他人的言语,就不能了解他人。孔子说的礼首先是事上帝的郊祀之礼,其次是祭祀祖宗神的宗庙之礼,再其次是君臣、臣臣、臣民、民民、夫妻、父子等社会关系之礼。从孔子这两段话可以更进一步确定孔子天命下的以礼行事的观点,尊礼的同时就修德、有德了,二者相辅相成。《论语·季氏篇第十六》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9]孔子时代所定义的君子可以理解为现代的有成就和品德好的人士,大人可以理解为现代的官员、领导、上级、政府,我们汲取孔圣人之言内涵,敬畏天命、活在当下、适度进取、遵纪守法不是很好吗?

 孔子对祭祀的意义的理解。《孔子家语·郊问第二十九》谓:定公问孔子曰:“古之帝王必郊祀其祖以配天,何也?”孔子对曰:“万物本于天,人本乎祖。郊之祭也,大报本反始也,故以配上帝。天垂象,圣人则之,郊所以明天道也。”,10]鲁定公向孔子询问道:古之帝王郊祀皇天上帝时必然祭祀其祖以配祭,是何原因呢?孔子回答说:万物的根本来源于上天,人的根本来源于祖先。社祀郊祭就是反思来源大报皇天上帝和祖先的恩惠的行动,故祭祖以配祭上帝。上天显示征兆,圣人则取法这些征兆,郊祀就是为了显明天道。孔子对皇天上帝的作用及怎样对待上帝,态度是很明确的。

   (三)有罪于天,天命责罚,罪罚相当。《孔子家语·六本第十五》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孔子在齐,舍于外馆,景公造焉。宾主之辞既接,而左右自曰:“周使适至,言先王庙灾。”景公覆问:“灾何王之庙也?”孔子曰:“此必釐(li、xi)王庙。”公曰;“何以知之?”孔子曰:“《诗》云:‘皇皇上天,其命不忒。’天之以善,必报其德,祸亦如之。夫釐王变文武之制,而作玄黄华丽之饰,宫室崇峻,舆马奢侈,而弗可振也。故天殃所宜价其庙焉。以是占之为然。”公曰:“天何不殃其身,而加罚其庙也?”孔子曰:“盖以文武故也。若殃其身,则文武之嗣,无乃殄(tian)乎?故当殃其庙以彰其过。”俄顷,左右报曰:“所灾者,釐王庙也。”景公惊起,再拜曰:“善哉!圣人之智,过人远矣。” 11]

 这个典故是孔子衡量评判品德在天命执行过程中获得善报与惩罚的典型例证,孔子认为周釐王执政时娇华奢侈,以其德,天降灾祸与其本身就是绝了周文王、武王的子嗣,就是灾祸强度过大,罪不至于此,以火灾其庙罪罚是适当的。孔子认为只要获罪于皇天上帝,其它神灵也不接受你的求助,不接受求助也是责罚的一种形式。《论语·八佾篇第三》谓: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12]卫国大夫王孙贾向孔子问道:(卫国上下都认为)与其求媚上帝神于奥,到不如求媚于灶神饭食充足来得实惠,是什么原因呢?孔子回答说12]:不是这样的,有罪于皇天上帝,就没有方位可以祈祷了,皇天上帝掌管一切神灵,得罪了皇天上帝,所有的神灵都不会逾越上帝接受你的祈祷给你降福,所以就无所祷也。

 

    二、 司马迁的“天命与德并重决定社稷归属”思想体系


 司马迁的“天命与德并重决定社稷归属”思想体系是在继承与完善孔子“天命”观的过程中形成的,有以下五个方面组成:血统认定、德的程度认定、天命所授、天命变化的原因、罪罚适当。

(一)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五帝登上帝王之位掌管天下社稷及下位原因的列举简述:

黄帝生而神灵,很幼小时即能说话,是天神使者的特征,具有贤德,所以符合天命所授为帝的条件14];颛顼是黄帝的孙子,天生的天使血统,具有贤德,虔诚的祭祀天地,所以具备为帝的所有条件。15]帝喾是黄帝的曾孙具有天生的天神血统,出生即能说出自己叫什么名字,天生的神灵,顺天义仁爱百姓,事上帝敬鬼神,所以完全具备天命帝王的条件;16]帝喾的弟弟是帝尧具有天神的血统,仁德如天,和睦九族,与众诸侯国和合处事,敬顺昊天上帝,从本质上具备天命所授帝王的条件;17]帝尧是帝喾之子,《史记·五帝本纪》曰:“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能训明德, ......百姓昭明,合和万国。”,18]尧具有天神血统,按孔子的思路考查其仁如天从而表现出能训明德,所以符合天命所授帝王条件:帝舜是黄帝的第八世孙具有天神的血统,具有贤仁之德,又经过尧向天推荐历经考验,是天同意的帝王接班人,所以舜掌管了天下社稷。19]夏禹是黄帝的玄孙,帝颛顼的孙子,禹的父亲鲧和曾祖父昌意均是大臣,禹因为无私敬业,具有贤德,具有天神血统,所以被舜选中荐之于天,经天考验即位帝王。120]以上五帝王的上位均是符合了天神的血统、具有贤德、天命三个条件,是天命所授与德并重决定的结果,走下帝王位的原因是禅让,无罪故无罚。

   (二)司马迁对夏上周秦汉帝王上位条件的举证:

   《史记·夏本纪第二》谓:“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于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21]启是黄帝神族的后代,具备天神血统,又具备贤德,所以即位天子是天命所授。

《史记·殷本纪第三》谓:“殷契,母曰简狄,有娀(音song)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吞之,因孕生契。”,22]《史记·夏本纪第二》曰:“汤修德,诸侯皆归汤”,23]《史记·殷本纪第三》谓:“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24]一个撤去捕鸟的三面网的故事折射出汤的仁德所在,所以,汤具备天命所授的条件。玄鸟是传说中的神鸟,商族具有天之神鸟的血缘,商汤具有仁德,天神护佑与天命授予帝王之位是顺理成章的事。

 《史记·周本纪第四》谓:“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嫄。姜嫄为帝喾元妃。姜嫄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姜嫄以为神,遂收养长之。”,25]巨人迹,即是天神迹,周后稷是巨人迹的血统,至西伯昌(周文王,文王是其死后追封的隘号)周从诸侯小国逐渐强大到诸侯盟主,这与文王、武王的仁贤之德得到众诸侯的认可有关,所以武王即侯位后即一呼百应,在武王确定了天命灭商时即伐商取得王位,周的掌管天下社也具备了天神血统、仁贤之德、天命所授三个要件。

 《史记·秦本纪第五》谓:“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陨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26]大业生大费,大费助禹有功受舜奖励,其后代到殷商时有功被封为诸侯,从此走上了强盛之路。秦族是天神玄鸟的血统,为诸侯后数代人修德祀天积淀了厚重的天命,获取了皇天上帝授为诸侯王的天命,司马迁在《史记·六国年表第三序》谓:“秦襄始封为诸侯,作西畤用事上帝,僭端见矣。......论秦之德义不如鲁卫之暴戾者,量秦之兵不如三晋之彊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险固便形埶利也,盖若天所助焉。”,27]司马迁认为秦的异常崛起与其开始越位立西畤事上帝有关,接着的几百年秦又建鄜(fu)畤用三牲郊祀白帝、秦德公在鄜畤用三百牢祀白帝、秦宣公作密畤祭青帝、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秦献公在栎(yue)阳作畦畤祀白帝,这些祀天地、事上帝的活动在历届王族未得到王位之前进行的规格之高、规模之大是空前的,也是唯一的,这种积极的向天邀宠的做法,司马迁认为得到了及时的回报,司马迁总结说:“盖天所助焉。”。

 司马迁没有追溯汉高祖刘邦的祖先是谁,而是在《史记·高祖本纪第八》中介绍刘邦是蛟龙的直接后代,蛟龙是传说中的天神使者,所以刘邦具有天神血统,“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28]又加进了一个刘邦斩蛇的故事,故事结尾由老妪之口说出刘邦是赤帝之子的结论,加上“高祖初起,祷丰枌榆社。”,29]祀天祈祷,所以刘邦出人意料的迅速取得帝王之位是天命所授,司马迁在《史记·秦楚之际月表第四》中评价刘邦:“适足以资贤者为驱除难耳。故愤发其所为天下雄,安在无土不王。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岂非天哉,岂非天哉!非大圣孰能当此受命而帝者乎?” 30]所以刘邦一族获得天下社稷完全符合了天神血统、贤德、天命所授三个条件。

 对于夏商周秦末位帝王失去社稷的原因与罪罚结果司马迁是这样记述的:《史记·夏本纪第二》谓:“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帝桀之时,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奔走鸣条,遂放而死。”,31]夏桀失去社稷的原因首先是其曾祖父孔甲族人误食雌龙肉,不是故意对天神犯罪,即使是这样也导致诸侯与夏疏远和天命授予夏桀不修德,最后形成失去社稷,流放而死。夏桀族人误食龙肉犯了天条有罪于天,天命罚其失去帝王之位,其后人被封于杞以事宗祠也是罪罚适当的一个结局。

 《史记·殷本纪第三》中列举了商纣王的曾祖父武乙无道,极尽能之侮辱天神大罪于天,被天雷爆震而死,从此殷全面衰落,导致天命授予商纣王腐化透顶、残暴无比,对百姓乃至诸侯使用及其残忍的炮烙之刑,即使是重臣三公也惨无人道的对待,九侯之女不配合其淫乐,即将九侯剁成肉酱,鄂侯与其争辩事理时不忍让、语气犀利,就把鄂侯杀死并将其肉做成肉干,忠臣比干劝谏直爽就把比干开膛挖心。32]总之,《史记》所记载的王族中无论是对天帝不敬还是对人臣残暴,商纣及武乙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司马迁几乎是声讨的态度数列商纣的种种罪行,所以商纣的下场也是最悲惨的,不但无奈赴火活活烧死经历痛苦,死后还被悬首示众,其罪孽更是累及其子武庚作乱被杀。其有重罪于天,有极罪于民,故天命授其丢掉王位、悲惨至极,也是罪祸相当,灾罚适当从重的典型。《史记·周本纪第四》中借周武王的官职为筴祝叫尹佚的之口对商纣作了总结,尹佚筴祝曰:“殷之末孙季纣,殄废先王明德,污蔑神祗不祀,昏暴商裔百姓,其章显闻于天皇上帝。”33]

周的灭亡首先是周中期的厉王施行暴政薄德、不畏天训打开了夏商遗留下来的盛有龙涎的盒子而导致褒姒的出生,以至于其子幽王演绎出“烽火戏诸侯”的历史笑话,导致幽王被杀周一分为二实力锐减,从此走上衰弱之路。34]其次是在周显王三十三年其诸侯国宋国发生了“宋太丘社亡” 35]事件,这个事件是司马迁与孔子宣扬的天命变化天降灾祸预警与罪罚观点的重点实例事件,宋太丘社当时的身份不只是宋国的神社,他代表的是天下神社,因为他护佑商从小诸侯国逐渐强大获取天下社稷成为后来的殷商,他的社神神主与皇天上帝有长期的从属关系,在天下有极高的威望与灵验,以至于司马迁把宋太丘社的作用与地位与周的德变和象征王权的中华九鼎列为同等重要的事物,司马迁甚至冒着被世人误解其才华的风险为了完善其“天命与德并重决定国家社稷归属”思想体系,违反通例在《史记·六国年表第三》中把“宋太丘社亡”记在秦国名下,又在《史记·封禅书第六》中写道:“其后百二十岁而秦灭周,周之九鼎入秦。或曰宋太丘社亡,而鼎没入泗水彭城下。”,又借助有司曰:“......遭圣则兴,鼎迁于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没,伏而不见。”36],《史记·孝武本纪》重复了上述有司的一段话。36]司马迁智慧是超人的,他本身是想说天命与德决定了周与秦的社稷,但他没有直接说出,而是曲折婉转的把“宋太丘社亡”这一神社灾祸记在周属的秦名下,既预示周的社稷不保也预示秦不长久,实现了“一石二鸟”的作用,他的这个技巧引起了后代的质疑和不解,清代梁玉绳先生在其著作《史记志疑·卷九》37]中提出疑问:“《表》附宋于齐则此是宋事,何以不书于齐表,而附于秦乎?”,在《史记志疑·自序》中说司马迁不把“宋太丘社亡”事件以通例记在灭掉宋的齐身上而是记在秦的身上是太史公的“愆违疏略”,而现代学者晁福林先生科学的推演为“《六国年表》所载并不误,只是史事隐晦、难于索解而已。” 38],晁先生感觉到了司马迁先生这样做有更深层次的含义,只是没有破解,下此断语足见晁先生的功力之深厚。司马迁预见了其中的风险,所以在《报任安书》与《史记》中多次说:“后有君子,以览观焉。” 39],不真正理解司马迁的“天命与德并重决定国家社稷归属”观点是看不懂司马迁这一笔的。“宋太丘社亡”后八十二年时西周被秦吞灭,六年后秦取东周,从此周全部退出历史舞台,周无大罪于天,退出社稷舞台时亦无杀戮凄惨场面记载,其后被妥善安置也算是善始善终、罪罚适中。

 秦的快速覆灭与异常崛起一样不被世人所理解,按司马迁的思路考秦,秦首先对天有罪原天命改变,秦在吞并六国强取豪夺的过程中违反皇天上帝的意愿杀戮过量(一次斩首6万、坑杀10万等等)有大罪于天德行衰薄,用现代的语言说就是犯下反人类罪,皇天上帝的本意是让人类繁衍盛大,以使天有多祀,灭绝人口有大罪于天。二是“宋太丘社亡”事件记在秦惠文王二年秦国身上天不保秦,三是秦族是外戚之族(颛顼帝的苗裔孙女所生)天命所授只可为诸侯君王,不可为天下帝王,秦越位祀天绑架天命所授,强求福禄过盛即衰。秦,二世而亡,即使是秦始皇也是在正当中年意外病亡,其子互残,其孙子婴自降为秦王缚缨称臣也未逃脱被项羽灭六族的悲惨命运,秦始皇一族血统从此覆灭不留一男,天之所以导演秦始皇绝嗣,可能是因为该族有大肆杀戮的恶习,为了避免重新出现大肆杀戮的恶行,所以天命授予秦始皇一族灭绝,这个结局是前数朝仅有的一例,可以说是悲惨至极,宗族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宗族的灭绝,秦的杀戮积累超重,主族灭绝也是罪罚相当。

 综上所述,司马迁在全面继承孔子“天命”观的过程中,把孔子的“天命”的组成部分用举证的方法去证明其正确性,目的是让世人确信“天命”的存在与重要,孔子的“天命”观是在其遗留下来的并不完整的支离破碎的言语中表现出来的,个别语言甚至与其“天命”观点相冲突,这就需要我们后人科学的对待、理智的甄别其真伪。司马迁认为“天命”与德同时作用于人事,天命在时间与空间之中运作并适时调整,天命是随着德行的变化而变化着的,无论是个人、群体或是国家概莫如此,德厚时天维持其所授好的命部分,德薄时天所授的好的部分往差的方向转变,德丧时天所授的命转变为灾祸恶果。

 司马迁在《史记》中不遗余力的完成了“天命与德并重决定社稷归属”思想体系,是对孔子“天命与德并重决定事物”思想观点的继承和完善,探讨研究孔子、司马迁的“天命”观的现实意义在于吸收他的“天命”观的应世方法,过好当下,适度进取。

    注

1]《论语·述而篇第七》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86页,魋,宋国司马向魋,因是宋恒公的后代,故称“恒魋”。

2]《孔子家语·曲礼子贡问第四十二》中华书局2012年版10月北京第一版314页。

3]《论语·子罕篇第九》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107页。

4]《论语·子罕篇第九》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109页。

5]《孔子家语·执辔(pei)篇第二十五》第P206页。

6]《论语·八佾篇第三》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第28页。

7]《论语·述而篇第七》中华书局2012年版第P92页.

8]《论语·尧曰篇第二十》(中华书局2009年10月北京第一版第P271页.

9]《论语·季氏篇第十六》(中华书局2016年1月第一版 第225页.

10]《孔子家语·郊问第二十九》中华书局2009年10月北京第一版第236页.

11]《孔子家语·六本第十五》(中华书局2009年10月北京第一版卷四P129、130页。

12]《论语·八佾篇第三》,中华书局2016年1月北京第一版29页

13]奥,一家居室的西南方,当时人们认为一家居室内西南方是上帝神的位置。王孙贾及民众是现实观点的群体,他们认为灶神掌管饭食,求媚于灶神能得到现实的实惠,奥是上帝天神眷顾的方位,求媚于奥就是求媚于上帝天神,不能直接受到即时的恩惠,比较遥远,基于这种认识孔子才回答提问。

14]《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1页)

15]《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8至第9页)

16]《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9页、10页,【正义】天神曰神,人神曰鬼。

17]《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11至第12页。

18]《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17页至21页。

19]《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22页)

20]《史记·夏本纪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55页。

21]《史记·夏本纪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55、56页。

22]《史记·殷本纪第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61页。

23]《史记·夏本纪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59页。

24]《史记·殷本纪第三》(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64页)。

25]《史记·周本纪第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75页。

26]《史记·秦本纪第五》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一第117页。

27]《史记·六国年表第三序》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十五第525页。

28]《史记·高祖本纪第八》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八第235页、236页。[29]《史记·封禅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八第1127页。

30]《史记·秦楚之际月表第四》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八第597页。

31]《史记·夏本纪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二第57—59页

32]《史记·殷本纪第三》上海古籍出版2011年11月第一版卷三第70—73页。

33]《史记·周本纪第四》上海古籍出版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四第85页。

34]《史记·周本纪第四》上海古籍出版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四第88—115页

35]《史记·六国年表第三》上海古籍出版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十五第566页。

36]《史记·封禅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八第1125页。

37]《史记志疑》中华书局1981年版卷九。

38]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晁福林《宋太丘社考》《学术月刊》1994年第6期。

39]《史记·六国年表第三》上海古籍出版2011年11月第一版卷十五第527页.

作者系河南省永城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