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传播天下

天下奇观:树驮桥桥驮树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4/8     浏览次数:    

天下奇观树驮桥桥驮树

/图 中国新闻杂志记者 赵汗青 安徽经济报记者 张丙奇

    安徽省宿州市墉桥区三环村境206国道东侧二百米处村南的小河上,有一座三孔古桥,大名叫三环桥,显然是因村命名。但当地百姓和知道它的人都称它为树驮桥桥驮树,不厌其长。盖因一棵参天枫杨树长在桥的中心拱上,世所罕见。记者来到这里,为桥树之间相依相生,感动不已。生命真的顽强啊,忽然想起一首诗:就让所有的苦难注入我的心中,我依然能够承受。

    三环桥始建于公元1736年(乾隆元年)。是时水利不兴,十年九涝,逢汛期,西部皇藏山区洪水顺淝河东下,阻隔南、北二京主要通道。清廷使兵部侍郎杨三公督建此桥,并于桥东北角树碑三座以镇之。

    其中一树驮桥碑记载:

    天下多桥,未见树驮桥之奇,天下多树,未见桥驮树之奇。宿徐二州之间,涌北吉地曹村,树桥互驮,横亘与淝水之上。桥建何时,未审其年,或曰清代,或曰明朝。遥想数百年前,芥子一粒,顺流而下,遇桥驻足。萌芽于桥基之下,盘结于石隙之间。虬枝劲弩,夹缝中求生存;千扭百曲,忍重负而向上。万般委屈终成才,桥树互驮见沧桑。负桥青枫,见生命之顽强;驮树之桥,现虚怀之包容。石桥拥树,传千古佳话;青枫抱桥,结水石奇缘。树若朽则桥必毁,桥若塌则树必摧。二君本是同根命,互相依存共枯荣。驮桥之树,一枝一叶摇曳长吟;驮树之桥,块块青石铸就主理。无青枫之劲韧,则桥不奇;无石桥之包容,则树不奇。无彼则无我,无曲则无伸。无争不强,争中有让,抗中有容。无容不立,容让成就自身,和合始呈双美。

                               撰文胡秋源  书丹郭大华

              埇桥区风景管理处于公元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

    一棵树是一部厚重的历史记载;一棵树让后人虔诚的呵护;一棵树是留给后人的无可估价的遗产。

    一座石孔桥记载着历史的沉重;一座石孔桥见证着岁月的久远、沧桑和先人石匠的智慧结晶。

    桥和树相依相偎。桥驮着树,不离不弃;树驮着桥,相扶相携。

    此桥虽历经战乱,数度炮火,但都没毁掉,因而当地百姓说桥为神桥,树为神树,桥上的石碑为神碑。民间有诗赞之曰:山村虽小数百年,大路旁边有清泉。神碑神桥神仙树,山州湖水紧相连。古往今来,驿道上车水马龙,但凡从此路过的人,见此奇观,无不震撼,流连赞叹。

    记者慕名来到此地,正是春染大地,万物竟发之际。“桥驮树树驮桥”十分清晰的展现在记者眼前。桥下无水,桥石平淡,桥树干叶已绿,枫树的根系从坚硬无比的桥石中间长出来,迂回辗转,盘根错节,布满桥缝中,根与石融为一体,桥与树相依相生,着实让人感动不已。这是一座充满生命的桥啊!这是一颗无比顽强的树!这是一个生死与共的生命体!

桥跨度约二十多米,三孔石拱,中间拱稍大,桥面基本平行。桥拱前迎水面也有分水墙,青石粘结密实饱满。从西望之,石拱中间隐约可见一条树干横着延伸,像一棵树梁,承载着上部桥身,是为树驮桥。从东面看,让人目眩神迷,惊叹不已,青石把树身整个包围,拱上的树身,硬是在一堆石头中凌空挺拔而出,从西南向东北延伸,这边看就是桥驮树了。数百年前,肯定是桥石被枫树鲜活的生命感动,让开一道缝隙,让他受阳光雨露的滋养,迎风成长。枫杨树上系了不少红绳,它已成为当地精神的象征了。

     据当地的村人说,原先桥下面的小溪清澈见底。石头里面藏着许多小鱼小虾,孩子们这时会跳下去捕捉,晚上村上的人们会在枫杨树下乘凉叙话,老人们谈古论今,说得有劲;年轻人有滋有味,听得入神,一阵风吹来,清凉凉的感觉是多么让人无法忘怀的岁月。是啊!桥下的溪水中流淌着多少人的美好快乐时光,桥上的风尘中留下过多少人的身影故事,枫杨树的年轮上记忆着多少人的音容笑貌……

    《世说新语》云:桓公北征,经金城,见前为琅邪时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眼前的“树驮桥桥驮树”,又何尝不让人生发对生命的感叹呢?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