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林溪诗歌选

林溪诗歌选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12-14     浏览次数:    

爱的诗人(另九首)

 

林溪


爱是一段温暖的搁浅
我就是那段被搁浅的温暖
爱是一种情不自禁的知觉
我就是那种知觉里流淌的情不自禁
爱是一首窖藏在瓦片里的短诗
我就是那首短诗窖藏的诗人

    农夫   
我在思想与体感的缺口绝处逢生
所有被期许的才华
都只是一种巧合
我在智慧与灵感交聚时命悬一线
所有傲娇的光芒
都只是一种孤独生存的养分
而文字是一把锄头
将荒草蔓延的长夜
开拓成一块空地
我用历经黑暗的眼睛
洒下虔诚的朝露
把坎坷掩埋
把泥土浇灌
甘愿当个农夫
勤勤恳恳,碌碌无为

最熟悉的陌生人    
 多少年以后
在满载热情的春天
依旧锋利如刀刃削尖过的紫色罗蔓藤
在生灵征服的天野
划出一道顿然的寂静
桃红色的花朵飘落成雪的形状
融化在柔软的掌心
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因为好奇才感到熟悉
慢慢堆积成了思念
仿佛生命里曾经和现在演绎的如火纯青
而给予我这种感应的人又在哪里?
是否在生之前?
是否在生之后?
是否仍在下一次似曾相识的意识里
然后淡抹到只剩一缕气息

          亲爱的
亲爱的
别将我无意间的投足
作为你刨析的标本
爱情暂不具备思想
无法成为一种考量
更无法将之解读
如果,
你认为你的赤诚
兼备了过人的胆识
那么,
请你告诉我
当这些文字输进你的密码箱
是否成功掳获了你的心
如果是,
但愿你不要沉迷当作游戏
这些用句子荒废的时光都是不值钱的墨水
如果不是,
但愿你可以像那篇暧昧
释怀我多情粗俗的天性
把我带向优雅的词藻
如果,
这世上只剩下是与否两个答案
那么,
太遗憾,
我只能交与你一把钥匙
无法赋予你我所有有形或无形的财富

     在江南
又见得一场轻靡的雨
调匀了一场黑白的对峙
我又不是诗人
不由得恣尝墨水的苦

昨夜的惆怅
浮沤在黎明的破茧
短促的惶惑
流眸中一道金光
是我不讳的痴狂

这又不是什么大地儿
哪有什么险戲的棱角
风刮的零乱
雨下的腼腆
悠悠颤颤
谁晓得是我一颗悬空的心

     流浪
灵魂如果一定要去流浪
心也一并放迹天涯
梦想如果是巧妙的设计师
艺术恐怕要早早逃离被设计的范围
一切只是眼睛与知觉的律动
一切只是自然与规律的情不自禁

         亲爱的
亲爱的,
如果我已经在你习以为常的问候中

渐渐平淡
那么,
请千万不要回忆
当初我是如何惊喜的走进你的知觉
爱情不需要内疚
现在,更不需要回味
因为,
能够内疚的即将是我们对时光的耽误
因为,
能够回味的即将是茫茫人海中无法重逢

但却最真诚的背影
因为,
如果真的有刻骨铭心
不会是那些撕心裂肺的分离
如果真的有天涯海角
不会是那些情到深处随意抛下的诺言
如果真的有等待一生
不会是那些出于善良本性中的怜悯

    
他是轻飘的诗
千丝万缕的结
水灵灵的身体
化作一腔潮泄
跌岩的悲痛
沦焕作惆怅的美
满目叮咛
净彻冬天的雪
不是风不是云
不是我浓重的爱恋
贪图他多情的背影
是黄昏里的油灯
暧昧当成要挟

     沉默的灵魂 
任何时候
你都需要一个挺拔的灵魂
去支撑岁月沉淀之后
佝偻而又谦卑的背影
让沉默成为一种风度
让前行成为一种信仰
横亘在争执与暴烈中
苦琢于自我的平静
游刃在天与地的空隙中
寻求一道光束的生机
不必去惊羡奋起高昂的鹰隼
不必去恐慌接踵而来的狂风暴雨
于沧桑中,承受起所有的困苦
将四肢的负担拓延于自然规律
不论铸成高峰,还是沉落大海
在心性与理性间找到最好的自己
    
     我说
我说,
我只是你前世遗失的一只酒杯
一时刚烈,还残留余香
注定别过,还要假装投入
恍惚着
不敢漏掉每一个对峙的夜
蜷缩着
像一个标点停停顿顿
诗和你一样
永远也到不了
缘分的线索
是两条平行线

只有相互保持才能无限延长

    简介:顾遐晖,笔名林溪,1994年出生于浙江嘉兴。当代青年诗人,已有多首诗词见诸各报刊,现居西塘。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