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传播天下

美国麓鹿总裁吴倩女士祭拜闵子祠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11-14     浏览次数:    

美国麓鹿总裁吴倩女士祭拜闵子祠

 

天下时报记者 趙汗青

     

日前,美国麓鹿出版社总裁、美国得胜报(天下时报)总编辑、著名文化学者、作家、美藉华人吴倩女士在美国麓鹿出版社社长、天下时报社社长刘欣华等人的陪同下,结束了在垓下以及许慎著《说文解字》一书地“许家大院”和“许慎公园”灵璧虞姬墓、皇藏峪等地采风参观考察后,在安徽经济报记者张丙奇杨丽娟夫妇的带领下,又前往“天下第一孝“”闵子祠祭拜闵子骞

著名文化学者、历史学家霍子也一同前往。随后,吴倩女士又参观了黄淮奇景“树驮桥桥驮树”。

 

闵子骞祠 天下第一孝遗址

 

    闵子骞以孝名天下,是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孔子的弟子,名列七十二贤之首。为传承闵子骞的孝贤文化,后人为其建设了祠堂。而在宿州市埇桥区境内就有一座闵子骞祠。该祠堂三面环山,泉水涌流,环境幽雅。是宿州市重点名胜古迹之一,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位于宿州市埇桥区曹村镇的闵祠始建于宋,现存殿宇14间,祠内存有古柏和千年银杏。祠东南有孝泉。这里不仅有迷人的自然风光,还始终流传着一个关于闵子的感人故事,闵子的后母对闵子非常苛刻,给他做的棉衣里装的全是芦花,他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以后非常生气,决定休掉闵子的后母,这时候,闵子却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父亲说:“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据民间传说,在闵子骞后母采集芦花的苇塘中,所有芦苇年年只长穗而不开花,成为千古奇观,此乃闵子孝行感天所至。

    走进闵祠,该院落分为四进。最北的正堂门上挂着“汶水溯高從想当年学问渊源原宗泗水,骞山留胜蹟仰后世声名洋溢直并尼山”的对联,室内正面悬挂“德行之科”匾额,有闵子彩色塑像,左右各有一个塑像,屋内置有很多名人题写的碑文。自明朝以来,不少名人官员都为闵祠题写碑文,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康熙25年高其佩任宿州知州的时候为闵祠题写的这段碑文,赞美闵子美德操守,名闻天下。“内外言无间,诗歌谁是论。独能传圣道,一德共乾坤。墓树朝常静,冢山夜不昏,匪徒瞻拜起,相与励贤孙。”尽管世人赞誉闵子的孝道是详尽而周全的,然而仅凭几首诗辞歌赋还不足述论孝道的精髓。

  在正堂门侧的院内有古银杏一株,有“闵公孙”石刻立于畔,前面的院落正屋厅内悬挂有“躬行至孝”匾额。院内有古柏一株,树干如老人的皱纹,记录着岁月的沧桑。闵祠北面就是闵子墓,闵子墓座北朝南,高6米,直径40米,近旁有两座中形墓,传说为闵子骞的两个弟弟,墓高2米,直径24米,总占地约6400平方米,墓地松柏藏密,“闵墓松风”素为宿州八景之一。在闵祠附近,还有洗须沟、芦花坡、洗砚池、晒书台、血水河、铁板桥、石羊湖、两子山等闵祠八景,现存晒书台位于闵祠南侧,高约三丈,方圆占地七亩有余,台顶平稳,尚有古阁之痕迹,相传闵子骞每到中伏之时,都会来这里晒书简,以防虫蛀及腐蚀。如今,闵祠依然由闵子骞的后世子孙在精心看护着,他所倡导的孝贤文化逐渐的深入人心,被后人所敬仰。

 

闵墓松风

 

    宿州城北70华里处,有闵子墓,呈馒头状,周约60步,高约5米。墓前竖石碑一方,文曰:“闵子骞之墓”。墓前有祠。墓地古松千株,风起涛涌,故有“闵墓松风”之说。

    闵子墓坐落在宿州市埇桥区曹村镇闵祠村。三面环山,泉水涌流,环境幽雅。紧傍206国道,交通便利。是市重点名胜古迹之一,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闵子名损,字子骞,春秋鲁国人,孔子弟子,名列七十二贤之首,德与颜渊齐名。闵子以孝名天下,孔子赞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间”。宋朝皇帝褒 闵子为“畿圣”,历代皇帝赐匾封公,文人墨客赋诗题记,其懿行美德千古传为佳话。

    闵子墓坐北朝南,高6米,直径40米,近旁有两座中形墓,传说为闵子骞的两个弟弟,墓高2米,直径24米,总占地约6400平方米,墓地松柏藏密,“闵墓松风”素为宿州八景之一。闵祠始建于宋,现存殿宇14间,祠内存有古柏和千年银杏。祠外有两座碑亭,祠东公路旁还有牌坊一座,上书“先贤闵子故里”。祠东南有孝泉和闵子故居。闵祠近傍还有骞山、晒书台、洗漱沟、荷花池、芦花坡、洗砚池等景点。这里不仅有迷人的自然风光,还有动人的传说故事。

    闵子,名损,字子骞(公元前576年——公元前447年),春秋时期鲁国人,后移家至今宿州市闵贤集。闵子知礼,尤重孝道。早年丧母,父续后妻,生二子,一名闵革,一名闵蒙,后母偏爱己出。一年冬天,闵子为父驾车,与闵革、闵蒙一同外出,由于手冻僵了握不住马鞭,鞭子掉到了地上,其父怒,对其边打边骂:“你穿得比你弟弟还厚,他们都不怕冷,你却乱抖,是何道理?”后见棉衣抽破处,芦絮乱飞,其父甚惊,以手探其衣,始知袄内尽是芦花,又撕开闵革、闵蒙的棉衣,见其中全是丝棉。其父大怒,立即返家,要休其后母。闵子泣求其父曰:“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父感其言,后母亦愧悔不已,从此待三子如一。孔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与其父母昆弟之言。”从此,闵子孝名传扬四方,“鞭打芦花”的故事在宿州广为流传,后人还编成戏曲,经年传唱。

   鲁人为长府(仓库),闵子骞曰:“仍旧贯,何必改作。”孔子极力赞扬:“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鲁国权臣季孙氏欲聘闵损为费邑宰,损辞而不受,并说:“如有复我者,我必在汶上矣。”闵子与鲁卿孟僖子之子孟敬叔同学,敬叔见闵子贤孝,欲以妹嫁之,用雕漆华美车子送闵子求婚。闵子谢绝不受,并辞说:“彼贵我贫,不能成婚。”后娶公冶氏贫女为妻。一生从事教育工作。

    闵子师从孔子,刻苦好学,学识与颜回齐名,为孔门十二哲之一、七十二弟子之首。唐开元八年以闵子从祀孔子庙。宋真宗祥符六年(公元1013年),封他为费国公,又褒为几圣。后人称他为闵公,并为他建祠纪念。明朝给其守墓裔孙以衣巾奉祀。清康熙年间帝赐以匾额“德性之科”,遣江南道学政内阁学士张廷枢颁悬闵子祠以示崇敬。又命裔孙世袭五经博士。在宿州北部有闵贤乡,东部(大店镇一带)有闵孝乡,既是以闵子命名,又是以孝道传世。

   闵子祠堂,由三进院落组成,后大殿有闵子石雕像,院内有千年银杏树及古柏。古柏现今高约16米,胸径约1.5米,树龄在2000年以上。明清两代咏闵子诗甚多,今录数首,以见一斑。

明大理卿黄巩诗: 

青山环故冢。古木护朱阑。师友诸科最,亲围一子寒。里名今不改,庙貌久犹完。茅土虽封费,终非季氏官。

    明代兵部尚书李化龙路过闵祠,曾赋诗一首:

    闵子祠堂官道西,芦花遍地草萋萋。阶前几棵常青树,不是慈鸟不敢栖。

    清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宿州知州高其佩瞻仰闵墓闵祠,赋诗赞曰:

    内外语无间,诗歌谁足论?独能传圣道,一德共乾坤。墓树朝常静,冢山夜不昏。匪徒瞻拜起,相与励贤孙。

    清英山学博孙玫诗:

    几个慈乌噪墓林,苔封残碣飞白云。芦花莫漫轻题句,恐佛当年孝子心。

    林木冈峦信可游,如何却步意悠悠。只缘当日辞官去,留得芦花一片秋。

闵墓闵祠,今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闵子美名,享誉九州;闵子孝道,流芳千古。闵子堪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后人学习之楷模。

 

“鞭打芦花车牛返”全国最长的村名

 

   “鞭打芦花车牛返”村系全国最长的村庄地名,位于萧县县城西南约10公里处,五洞山的南巁,隶属杜楼镇孟窑行政村。后人为了纪念闵子的孝行,将鞭打芦花这个山坡上的“杜村”改名叫“鞭打芦花车牛返村”,更名源于孔子高徒闵子骞的一个十分感人的故事。今人为图方便,简称“车牛返村”。还把每年的正月二十四日(闵子骞的生日)定为古会,在“鞭打芦花车牛返”处逢会三天,引来方圆几十里的群众,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说起“孝哉闵子骞鞭打芦花车牛返村”这个村名的由来,还与闵子有着密切的关系(故事前文已介绍)。

    明朝尚书李化龙也敬仰闵子之德而作诗颂曰:“闵子祠堂官道西,芦花满地草萋萋。阶前几棵长松树,不是慈乌不敢栖”。

    后来,人们将其故事纳入二十四孝,至今当地还流传着一首民谣:鞭打芦花车牛返,仁义道德最为先;夫休后妻儿救母,子骞美名代代传。并编成戏剧广为演唱,遂使闵子之孝名扬天下。

    元大德年间,乡人又在该村增建“四贤祠”,分别祭祀闵损、颛孙子张、颜子柳和孟子以作尊贤崇儒,彰显孝道,自此,该村又成为对青少年进行传统教育的良好基地。

    萧县的“鞭打芦花处”是二千多年前,人们为了纪念孔子的七十二贤弟子其中的闵子骞忍受痛苦和屈辱孝敬后母而立的石碑,是历代宣传孝道的重典型,是孝文化的基地,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

2005年9月,鞭打芦花车牛返遗址被萧县人民政府公布为萧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6年被公布为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桥驮树,树驮桥

 

     历史自然遗物,坐落在皖北平原的宿州市墉桥区曹村镇的三环村。

    据桥边立着的《桥驮树,树驮桥》的碑文记载:三环村桥始建于公元一七三六年(乾隆元年)。清廷兵部侍朗杨三公督建此桥。那一年皖北涝灾,淝河水泛滥。三环村等数个村庄遭洪水肆虐,围困约月余。清朝廷为救灾民出行,不惜代价,在淝河上修建石桥一座。据说数年后,桥墩石缝中生槐树一株。

    小槐树依桥而生,倾斜而长。枝繁叶茂,树柯硕壮。不几年便长成一棵苍天大树。桥树交融,相互依托,形成一道巧夺天工的自然景观。后来,三环村人为纪念修桥的杨三公,就把桥上生长的这棵槐树尊称为枫杨树了。距今有380余年了。

    三环村南,有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叫淝河,河宽数十丈。如今流水已干涸,河床裸露,芳草凄凄。

    石桥横卧南北。早先是三环村的交通要道,出行必经此桥。

    石桥三孔相连。桥面宽四米有余。长十余米,高约五米,石桥纯色的青石垒砌。

    站在桥下,凝神注视着石桥的尊颜。石桥岿然屹立,安卧淝河之上。石桥呈现出老态龙钟的样子。石块上班驳的皱纹,愈显历史的久远。石桥的光鲜早已容颜褪尽,可是仍显雍容大度的风姿。每块石头打磨的精雕细镂。缝隙之间镶嵌的严丝合缝。就好似一件完美无缺的作品让人无可挑剔。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