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 天下时报 找到我们!

艺术天下

著名演员周斌——醉了的花鼓乡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6/10/24     浏览次数:    

    著名演员周斌在演唱“醉了的花鼓乡”。

 

醉了的花鼓乡

——访著名演员周斌

 

/摄  天下时报记者  赵汗青 王亚福 刘子佛

 

“千里淮河万卷书,四季浪花唱古今。”叔本华在《论生存的空虚》里说,“我们的生活样式,就像一幅油画,从近看,看不出所以然来,要欣赏它的美,就非站远一点不可。”

淮河,从桐柏山一路歌唱而来,到了安徽境内已趋于平坦,缓缓地流淌,无需奔腾激荡,已不像川江号子那样激越和嘹亮,它的旋律也只是那一簇簇纯美浪花在浅吟低唱,它正是江淮大地生命旋律,这些浪花不起眼,很寻常,在春风的呼唤下,对着两岸风光美景,漫语倾诉般赞颂,默默无闻,义无反顾。如丝弦跳跃的河水是那样的宁静,载着光阴驶向彼岸的流年

乘着歌声的翅膀,在安徽著名编剧李建设的陪同下,记者专程赶赴珠城——安徽蚌埠安徽泗州戏剧院,采访了著名演员周斌

    周斌(中)正在接受记者采访。右一为安徽著名导演、编剧李建设。

 

周斌,现任安徽泗州戏剧院的演出科长,不单是位泗州戏表演艺术家,还是一位男高音歌唱家。他幽默而健谈,50多岁的人了依然有着一颗年轻的心。听他讲话声音很圆润、清新,思维敏捷,有着磁性地感染力。

1982年,周斌艺术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了安徽泗州戏剧院。进入戏剧院以后,周斌有幸地跟着著名泗州戏老演员吴子幸、李宝琴老师学艺。当年,两位老师进京给毛主席、周总理演过戏。另外还有容爱博老艺人对周斌也多有指导。从几位老师那里,周斌得到了真传并学到了做人、演戏和泗州戏的精华。泗州戏是地方戏,发展空间很小,只有农村的老年人喜欢看,那么怎样才能使年轻人也喜欢呢?于是,周斌就把流行歌曲的唱法吸收到泗州戏中,把古老的唱法翻出新的花样,使年轻人也乐于接受。

舞台上的周斌表演流畅、深沉、精细,有着浑厚的艺术格调,既有深度,又有力度,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而难忘的印象。1989年,周斌在苏鲁豫皖泗州戏大赛中,节目《淮河魂》荣获优秀演员奖;1993年,他在安徽省戏剧节中,节目《老王卖瓜》荣获个人表演一等奖;1996年,他在中国戏歌新歌大赛中,一曲《老侉头》荣获银奖;中央电视台音乐MTV通俗民歌大赛中,节目《醉了花鼓乡》荣获金奖;中央电视台很多频道都进行了播放。花鼓灯是淮河儿女比较喜欢的艺术形式之一,人们喜欢伞把子的孔武有力,喜欢小兰花的柔美多情,喜欢看热热闹闹的大花场。而周斌的一首《醉了花鼓乡》,更是把花鼓灯从蚌埠推向了全国推向了世界

    在记者的印象当中,《醉了花鼓乡》是一首极具民族特色的作品周斌在演唱时气息通畅、腔体饱满、声音透亮、咬字轻巧听起来是那么的辽阔宽广他沉稳的演唱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2000年,周斌在安徽省第六届艺术节中,获得了表演一等奖2006年中国民间鼓舞大赛获得了金奖、2007年CCTV电视舞蹈大赛获得了一等奖,并参加了200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歌舞晚会。同时,他还荣获了安徽蚌埠市委、市政府颁发的特殊贡献奖、先进工作者等等荣誉称号……

国家体育场“鸟巢”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系列表演——“欢天喜地庆奥运”中周斌和他18岁的儿子周昊同台表演了安徽花鼓灯舞《鼓乡情韵》节目,要知道这台花鼓灯是安徽唯一被北京奥组委选上的节目。

周斌多才多艺无论是演唱歌曲表演戏曲、歌舞、花鼓灯、小品还是主持人,样样不逊色,可以在很多场合下表演。他说:真正让我最爱的和最难忘的,是到部队的营房去、到社区的居民住地、到农村广阔的天地去表演。

   周斌在安徽省泗州戏剧院,多次出演主角。在艺术舞台上,周斌演绎着角色的真善美在生活舞台上,周斌展示着艺术家的人格美。年复一年,周斌始终坚守着对党坚定的信仰和对艺术执著的追求,把“唱好歌演好戏”作为天职,不断追求卓越,臻于完美。

周斌说,为了中国戏剧事业的发展,自己所付出的一切和收获的一切都是有价值的、充满喜悦的。这使记者忽想起大作家王蒙言及“喜悦”时的一段话:“喜悦,它是一种带有形而上色彩的修养和境界。与其说它是一种情绪,不如说它是一种智慧、一种超拔、一种悲天悯人的宽容和理解,一种饱经沧桑的充实和自信,一种光明的理性,一种坚定的成熟,一种战胜了烦恼和庸俗的清明澄澈。”

问及周斌今后的打算,他说:“无论是从为国家培养人才或是从个人的角度讲,我都想更上一层楼!我始终认为学无止境,教无止境,艺无止境!”采访中,周斌谦逊对记者说像我们这样一般的文艺工作者,做出的成绩有限。

其实,单是周斌的一曲《醉了的花鼓乡》,就足可载入中国音乐史册。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在线客服:
18225603085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